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执剑情长 > 第三百八十三章:半年恩怨
打开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十三章:半年恩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数据在整理中,请期待

“原来你们知道他是罗家人!”

罗家众人,包括罗门在内,都已是被那羊须男子给吓着,唯独墨轩没有,他反而还在那羊须男子的只言片语之中听出了些许门道,但听他如是呼道。

“哼!”

闻言,那羊须男子白眼冷哼了一声,便答道:“那是自…”

“老三!休要多言,这小子是在套你话呢!”

但羊须男子话未说完,那跛脚老者登时一声厉喝,便将羊须男子后边的话给生生堵了回去。

闻声一顿,羊须男子看向那跛脚老者,见着他一脸阴沉地瞥了自己一眼,这又盯向墨轩看去,不肯将目光挪开,倒是也不见说些什么。但三人联手多年,默契自然十足,此时也无需那跛脚老者说得明白,这羊须男子便是幡然醒悟,他又回首瞪向墨轩,神色已是难看,这便喝道:“好小子!竟然敢套老子的话!?老子知他是罗家之人如何,不知他是罗家之人又如何?反正今日你们一个也不能走脱,都要死在我们兄弟三人的手中!”

见着羊须男子马上改了口,墨轩面色不禁略有失望,他原本打算从这羊须男子口中套出些话来,不想那跛脚老者好生急智,竟然立马就察觉到了自己的企图,还喝止了那羊须男子,没让他把话说完,墨轩这才知晓这跛脚老者实在是难缠…

不过饶是如此,墨轩只觉已是足够,先前试探了那羊须男子一番,知晓他并非是五毒教之人,甚至还误以为自己是五毒教的弟子,墨轩心中便是松了一口大气。只要这三人不是五毒教之人,便不会是冲着自己而来,至于三人此行前来的真实目的,其实不用羊须男子承认,墨轩心中也已是猜到了一个可能…

念头一经生出,墨轩也没得时间去再确认一番,他只是盯着三人动向不放,以防止三人骤起伤人,这又挪步来到了罗门身前,便低声与罗门说道:“罗兄,这三人来者不善,你们几个万不可大意,以免被他三人所伤!”

闻言,罗门奋力地点了点头,又与墨轩问道:“墨兄,这三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们又为何要冲着我们出手?”

见罗门问起,墨轩也不打算隐瞒什么,毕竟此事多少还是与他罗家有关,所以墨轩这就直言相告地答道:“这三人的身份,墨轩一时之间还想不起来,不过他们之所以会对我们动手,想来应是受了那魏家的委托,这才来寻我们的麻烦,我估计是今日我们出城之时被那魏家的人给瞧见,那魏家这才派了他们三人来杀我们…”

“什么!?”

听得墨轩之言,罗门顿时一声惊呼,这又瞪眼问道:“他们三个竟然是魏家那老贼派来的!?”

“嗯!”

用力颔首,墨轩凝重答道:“起初之时我还不敢肯定,不过听着他们方才所言,我便有七成能够确定,他们三人定是那魏家派来的!”

“可恶!”

见着墨轩有如此大的把握确定,罗门哪里还会去怀疑其他?便听他骂咧了一声,这又恼羞成怒地骂道:“魏家那老贼真是贼心不死!这半年以来他们魏家不见动静,我还以为他们魏家已是打消了对付我罗家的念头,却是不想魏家那老贼竟是抱着这报仇未晚的把戏!早知如此,当初我罗家就不应该那么轻易地放过了他,非要扒了他的一层皮不可!”

“罗兄君子之心,又怎会去度他魏家小人之腹?”

劝了一声,墨轩也不多言,只是说道:“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尽快脱身的好,他们三人显然是来者不善,我或许能够拖住他们片刻,但他们要是分出人手来对付罗兄你们,我怕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墨兄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墨轩说得有理,罗门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异议,于是他点头就与墨轩问起,只待要看墨轩如何作出决定。

闻声不答,墨轩思忖了片刻,等心中想出了一个主意,这才启齿答道:“眼下罗姑娘醉酒不醒,完全没有抵抗之力,所以万不能让罗姑娘落到了他们三人的手中,否则罗姑娘定是有着性命之忧…不如这样,罗兄你立马带着罗姑娘与这些人先行离开此处,便让墨轩留在此处挡下他们三人,相信以赤风的脚力,就算他们分出一人去追你们,罗兄与罗姑娘要躲过他们的追杀应是不成问题!”

闻得墨轩此言,罗门便是觉得墨轩这个办法甚是不错,这三人模样虽然看起来并非善类,但以墨轩的高强武功,对付他们应是绰绰有余,或许墨轩能够以一敌三都是不在话下。而三人若是要分出人手来追自己,分出两人定是不行,那留下的一人应该不会是墨轩的对手,所以三人之中顶多只会追来一人。再说三人要真是那魏家派来的话,他们此行前来的目的十有**便是要对付自己与妹妹,所以只要自己能够骑着赤风一路逃回灵州去的话,以人力万万是不可能追上赤风的!

但如此想着,罗门却是不见立马答应墨轩,反而朝着墨轩问道:“这么一来,我和妹妹是逃了,可墨兄你呢!?”

要罗门抛下墨轩带着妹妹逃走,此事若是换作以前倒也罢了,罗门要是不认识墨轩,说不定还真会这么去做。但现在却是不同往日,罗门已是将墨轩当作自己的朋友,甚至是师长来对待,墨轩可是教过自己习武,罗门自问自己是如何也不会做出这种抛下朋友不管、只顾自己逃命之事!

“此时情况危急,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见罗门不肯听从自己之言,竟还在此处耽误功夫,墨轩心中焦急,这便立马回头冲着罗门喝道。

“你们几个,现在已是落到了我们兄弟三人的手中,难道还在想着逃跑不成?”

可这一声出口,罗门还不及答话,那远处已是传来一声,直引得几人闻声看去,便见那羊须男子满面冷笑地盯着罗门、墨轩二人,这又怪声说道:“放心!你们几个今日一个都逃不了,老子劝你们还是乖乖领死的好!”

话音一落,也不待罗门二人答话,那羊须男子双手在胸前一错,竟是飞身直朝着二人所在出招扑来!

见着羊须男子这就已是动手,显然是不打算再与自己二人多废话半句,而且那羊须男子出招不俗,一招扑来也是颇具威力,其武功赫然也是不弱,便让墨轩看得神色骤然绷紧,其心中不敢大意,这就毫不犹豫地抽出云麟剑挥剑迎上,二人刹那之间就斗作了一处,倒是打得难舍难分!

“墨兄多加小心!”

墨轩与那羊须男子已然交手,罗门自知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与墨轩提醒一声呼去。

闻声,但墨轩没得功夫去回答什么,只因面前那羊须男子武功不弱,墨轩都已是使出了《春秋剑法》,却也奈何不得这羊须男子,看来今日定时有着一番恶战!

而且…

念及至此,墨轩不禁又将余光瞟向远处的跛脚老者二人,见到二人并未出手之后,墨轩心中这才稍定些许。这羊须男子已有如此本事,他还是三人之中最小的一位,那另外两人的武功定是还在这羊须男子之上,墨轩此时应对羊须男子都觉得有些吃力,要是那二人与羊须男子联手冲自己攻来的话,自己说不定还真要支撑不住!

如此想着,墨轩便知自己不能再拖延下去,为今之计只有速战速决、尽快让罗门带着罗芷汀逃走才是,若是拖得久了,等到那跛脚老者二人也出手攻来,墨轩就算不至被三人伤了性命,也一定不会好受。

可稍一分神之际,墨轩剑招不禁一滞,那羊须男子见着机会大喜,只道重创墨轩之机就在此时,所以他丝毫不见手软,这就一掌拍出直奔着墨轩面门而来,其掌势凶猛,还卷起了阵阵劲风,狂乱地拍打在墨轩面上,这才让墨轩猛然回神!

“!!”

见着羊须男子一掌攻来,墨轩面色一变,也是不敢怠慢,这就急忙抽身退后,又挥着云麟剑挡在身前,以断了羊须男子一掌来势。

“小子反应倒是不错,看来还算是有些本事!”

被墨轩一剑封住了去路,羊须男子回手之余,还不忘与墨轩赞了一声,但如此说来,羊须男子却是不见停手,这就调转了方向又双掌齐出,便冲着墨轩身侧攻去。

二掌又至,同样是不容得墨轩小觑,墨轩想也不想便用上《墨剑诀》剑招,直将自己身周护得密不透风,那羊须男子见着无处下手,脸色顿时一沉,又极不甘心地收招退后,只待寻着墨轩破绽再继续出手。

而逼退了羊须男子之后,墨轩这才得以松一口气,但远处还有跛脚老者二人虎视眈眈,墨轩自然不肯罢休,所以想也不想,墨轩这就立马举剑冲着羊须男子一剑刺去。只见这一剑剑势奇快,羊须男子竟是有些反应不及,其面色也是霍地惨白,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极为强烈的危机之感!

“这小子的剑法好快,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心中惊呼一声,自从与墨轩交手开始,羊须男子心中便生出了这样的想法,只是他与墨轩交手起来,倒是没得功夫去细想太多。此时又见着墨轩这一剑刺来,羊须男子也不敢硬接,这就忙不迭地闪身躲开,唯恐被墨轩一剑刺中了自己。

“噌!”

一声破空,云麟剑倒是没有刺中羊须男子,见着羊须男子已是躲开,墨轩也不甚惊讶,毕竟自己这一剑还只是心存试探,并不曾使出什么真正的本事,所以这羊须男子能够躲开也属情理之中。但一剑落空,墨轩却是不打算给羊须男子以喘息之机,他这就一挽剑花又冲着羊须男子继续追去,羊须男子立稳身形之后见此一幕,其心中顿时恼怒不已,心想自己行走江湖多年,又何曾被一个小辈逼得如此地步?所以恼羞之余,羊须男子这也挥掌朝着墨轩迎去,但见二人撞在一处之后,这又开始缠斗起来…

自二人交手以来也没过多久,这你来我往之间便已有十数来招,见着二人打得可谓激烈十分,罗门自然是不曾见过如此场面,就是半年之前墨轩与那魏家请来的武师比武,墨轩他也是轻而易举地获胜,倒是不曾花费什么气力。所以见着二人交手的此幕,罗门也是看得目瞪口呆、惊讶不已,其心中不禁想到,要是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练得墨轩这种本事该有多好…

不过现在形势万分危急,可是不能让罗门心想这些,墨轩与那羊须男子打到现在都不见分出胜负,罗门就是再对墨轩有着信心,心中也不免开始为墨轩担心了起来…

至于那跛脚老者二人,他们也没想到墨轩竟然会有这等不凡身手,能够与自己三弟交手十来招而不至落败,二人心道墨轩在江湖之中定然不会是泛泛无名之辈,所以二人面色不禁微讶,跛脚老者身旁那人更是忍不住想要出手去相助羊须男子一二,以免羊须男子会在墨轩手上吃亏,到时候要是办砸了事可就不好。

如此想来,那中年男子上前几步,就要去与羊须男子助拳,不想他还不得出手,就已是被跛脚老者给伸手拦住,这不禁让中年男子面色诧异。

“大哥!?”

被跛脚老者拦住,中年男子疑问了一声,脸上皆是不解。

闻声,那跛脚老者只是盯着场中交手的二人,便是头也不回地答道:“老三又不见得会输,你何必操之过急呢?”

“可是那小子的武功看起来不比老三要弱,我担心老三他会大意轻敌,要是生出个万一可就糟糕!老大你又不是不知他老三的性子,这事儿他可是没少干过,这些年来在老三手上坏的事儿难道还少么!?”

听得跛脚老者之劝,但中年男子却是不肯罢休,这又说道。

闻言,那跛脚老者略以沉思,倒也认同这一番话,于是细想了一番,跛脚老者这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去助老三对付那小子,你去抓住那罗家的人,也省得被他们趁机逃了!”

“行!”

跛脚老者竟然是要亲自出手去对付墨轩,这中年男子对此自然是放得下心,所以他也不见多言,只是点头应是了一声,这就朝着罗门几人所在行去。而跛脚老者见中年男子已是动身,他这也不再多看,便拄着那拐杖一步一步地朝着场中的二人而去,并随着每一步地踏出,跛脚老者面上的神色也是愈发地肃然,等他来到二人不远处时,其浑身气势已然转变,就好像换了个人一般。

“嗯?”

察觉到有人靠近,墨轩与那羊须男子皆是轻咦了一声,于是出手一顿,又一同侧首看来,在见到来人竟然是跛脚老者之后,那羊须男子顿时惊喜呼道:“老大,你怎么来了!?”

“哼!”

鼻哼了一声,跛脚老者瞥了一眼羊须男子,又冷声答道:“让你来对付这么一个小子,不过是一个后生而已,你却半天都拿他不下,竟然还有脸来问我?要不是老二他怕你会坏事,这才求我来出手帮你,你以为我想来么!?”

闻得跛脚老者此言,羊须男子面色便是一阵阴晴变化,他也不敢去接跛脚老者这话,只是低着脑袋,嘴中又解释说道:“老大你有所不知,这小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那一手剑法…”

“行了!”

但羊须男子话未说完,那跛脚老者就已是不悦出声喝道:“你也不用与我解释什么,实力不济便是实力不济,再说什么也是无用!”

“……”

被跛脚老者训斥得说不出话来,羊须男子便不敢再出声,好似生怕触怒了跛脚老者。但墨轩却是无心去理会二人之谈,他见着跛脚老者过来,其身旁竟是不见那中年男子的身影,于是墨轩立即转头朝着罗门几人所在望去,果然见到那中年男子摩拳擦掌已是去到了罗门近处,显然一副要出手对付罗门几人的姿态!

“不好!”

见此,墨轩顿时惊呼了一声,他这就打算去支援罗门,但还不等墨轩过去,那跛脚老者见着墨轩要走,便是纵身一跃就拦在了墨轩的身前,其左脚无法行走竟然也能有如此了得轻功,这不禁让墨轩看得心中一紧,只道这跛脚老者不会像那羊须男子那般好对付…

而罗家几人见中年男子逼近过来,皆是一副如临大敌地模样,几名家丁这就纷纷护在了自家大少爷与二小姐身前,怒目冲着中年男子瞪去,不敢让这中年男子伤着了二人一份毫毛。这些家丁也跟着墨轩习武将近半年,倒也算是有些把式,只是他们不知的是,他们这些把式在这中年男子的眼中,可是全然不够看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小说 添加书签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