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大道问鼎 > 第九十九章 无限界
打开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九章 无限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数据在整理中,请期待

季牧喜欢极了这样的天。

就好像这世上仅剩了灰白的空、纯黑的刀与艳绝的血,比任何时刻都远更透彻。若是一向如此,那么世人所赞美过的风景在他眼中也还不至于一无是处。

他尤其喜欢今日。

季牧将源源不绝的真力灌注入九弦刀之中,身法肆意无忌,刀势大开大合,任由刀气厉风席卷冰雪,迷乱人眼。

噬骨钉的旧伤尽除,令他每出一刀都能挥洒极致,酣畅淋漓。

或许是因为已经太久了。

这分明只是一次伤愈——在他生命中已经历过无数遍的事——却唯独这次令季牧生出了前所未得的畅快;仿佛囚徒脱困,从今往后也在无人能挡于前路,一切枷锁皆可一刀破除。

这才是对的。季牧想到;这才是他该得的。

轰!

两匹重力于虚空交撞,灵气乱潮狂涌。

季牧又一刀劈撞上艳零长鞭,稍退卸力,右足着力扭转,身形转瞬再度消失原处。

疾掠间季牧有意无意地与楚鹤意擦肩而过,余光滑过他波澜不惊的脸,留下一声冷笑,“碍事啊你。”

楚鹤意恍若未闻,兀自一面调整内息,持剑严阵以待伺时反击。

季牧嗤之以鼻。

楚鹤意凭之前表现出的剑道倒还值得一提,可惜既然他现在已经分辨不出艳零真身与画境,那再高强的剑术也不过是落到空出,白费力气。

更何况,季牧看得出楚鹤意直到现在也仍然分出了一部分心神,一直试图领悟神通。

季牧冷笑更甚。

他今日挑在楚鹤意危急之时出手解围,却从没准备做分文不取的大善事——十分不巧,楚鹤意想要的这个神通,他也觉着很不错。

季牧的身法看似百无禁忌,实则却从一开始就依照陆启明告诉他的那样做下了伏,随后更是一步步加深了自己对神通符文的破解,每浸透一部分,季牧就会立刻用陆启明教给他的方法将原始符文替换——所以,自他来到此地的那一刻起,楚鹤意就已经注定得不到这个神通;楚鹤意要怪,就只能去怪自己懂得不如陆启明多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季牧笑眯眯地盯着艳零——只需要再将眼前这个小麻烦解决,诸事大吉。

艳零只觉悚然。

她勉力应对着季牧快若鬼魅的刀势,连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艳零已经渐渐感受到连续使用神通的代价,而她却不得不继续撑下去——至少用上神通,她不必同时面对季牧与楚鹤意两个人。

——但最令她不解之处也正在于此!

季牧怎么比传闻中强了这么多?他又是凭何破解幻境的?艳零的神通与青衣的画境竟皆对他全无影响!

“很惊讶?”季牧看懂了艳零的眼神,只回以恶劣地一笑,“我也一样吃惊——你可是比你的名声弱太多了。”

说话间,两人已疾速交手了不下十招,每一次力道皆重若雷霆,直震得艳零半身骨骼隐隐作痛。

这样下去艳零余光注意着秋泽那边的动静,心中暗恨——那个名叫乔吉又好巧不巧是一个体修,一直用近身战缠着秋泽,让他的神通“起源”全无用武之处!

在此之前,很久了,人们几乎都已经忘记了季牧主仆的存在。身负噬骨钉之刑,在半路上就连损两人,进入古战场之后更是销声匿迹、四处藏躲——试想这样的对手,又能有多大威胁?

然而,事实却是相反。

她与圣使、秋泽三人合力针对楚鹤意的困锁局面,却在季牧出现后瞬间被完全逆转。艳零甚至怀疑季牧已经提前得了某种他们所未知的神通!

空气中渐渐飘散开风也拂不散的血气,丝丝的甜,带着妖灵一族长期经受灵气濯洗所诞生的特有的清新香气,与人血的浊感不同。

接连应对楚鹤意的剑与季牧的刀,艳零早已受了不轻的伤,容色因失血更显雪白,身法浮虚,唯眼中狠意绝无改变——无人会怀疑,只要让她抓住机会,迎头的仍然是致命一击。

不知怎地,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有一瞬间季牧竟忽然联想起了花月;他已经很久没再回想她了。

刹那,艳零眼神一凝!

她抬臂扬鞭,与之前相仿的攻势却只做掩饰;凌空掠近时艳零已扣指成爪,就要狠狠扼断季牧咽喉——

“小把戏。”

季牧回神,身子略一侧,左手已轻飘飘搭上了女子的手腕;艳零清晰地看到了他腕骨上狰狞的疤痕。

感觉到她的目光,季牧微微冷笑,手上用力狠狠拧折下去!

艳零脸色微变,却不试图挣脱,反而更进一步、整个身子顺着季牧的力道悬空一转,裙摆随之漾起,宛如风中一朵摇曳着绽放的白昙。

季牧无意继续被她带着走,主动松了手退开一步,眼睛肆无忌惮地在女子身上扫视,轻笑道:“你倒是与名声一样美我现在忽然觉着有点喜欢了。”

艳零挺稳站定,手指拂过一缕鬓发,勾唇道:“喜欢的话,就来我们灵盟这边啊。”

然而在视线相对的一瞬间,季牧与艳零的神色却同时微沉——原因无他,他们两个人都意识到了对方忽然之间略显异样的轻松——而这种情绪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胜负未定的战场!

他[她]在谋划什么?!

——这是电光火石间季牧与艳零同时想到的事。

下一刻,不远处,剑气冲天而起。

在这片战场上,有一个自始至终被神域修行者们忽略了彻底的人——那个顶替了青衣的位置、静坐领悟神通的陌生少年。

少年黑衣负剑,修为低微,通身毫无特别之处;他甚至还是武修的修行体系——这一切都让人们以为,他的价值仅在最初与青衣互换的障眼法后即止,灵盟的人或许根本不会让他拥有那门神通,况且

就算那少年得到了神通又能如何?区区小周天的修为,他能怎么用?这么一想,武宗的人倒宁愿是那个少年而非灵盟的其他大能。

但今日的又一件不可思议之事,就这么发生了——

苍茫覆雪的群山之间,浩浩剑啸陡然惊起!

那不是一柄剑,而是十柄、百柄,数不尽的剑,乃至蕴育一切剑意的剑修之心。

万物皆静,唯一剑心高高凌然于天地四方,无限亦无界。

——古战场存在的倒数第二种神通传承,自此刻有了唯一的主人。

艳零望着那个平凡的黑衣少年,眼中闪过深深的嫉妒。

不像武宗的那几人互不知情,她与灵盟的另三个修行者却是始终维持联系的。她听圣使提起,这个神通名为“无限界”;而这个,才是她最渴望得到的那一个——

挑战尊威,破除旧篱;对抗、突破,以及无限的自由。

可惜她不适合。

圣使断定,那个少年虽然修行时日尚短,却拥有完美契合神通奥义的心性。而让他在此时此刻完成神通的领悟,更是暗合地利天时,定能让那一剑的力量发挥到极致——那最关键的一剑。

可是,一介无名小辈,何德何能敢让圣使、她与秋泽三人为其陪衬?

“艳零。”似有察觉,圣使的传音忽然在她耳畔响起,清冷如雪水。

艳零回“是”,重新凝心以待。

无论如何,那都是早已定好的事;而现在,就是见证圣使决定是否正确的时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小说 添加书签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