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八四章 出巡
打开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八八四章 出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数据在整理中,请期待

三边之地藩王和勋贵控诉地方将官“欺压”之事,虽归内阁掌管,但消息最终还是为刘瑾获悉。

孙聪将事情整理后,趁着刘瑾问政之机,详细禀告。

“……三边镇守太监李增密信京城,说是有藩王上疏,奏本未过通政司而直接入内阁,想来是通过特殊的渠道传递,目的是在陛下面前攻击公公派往地方主事之人……现在尚不知奏疏内情,但估量多半会连同公公一并攻讦……”

刘瑾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气恼地道:“气煞咱家也……这些不长眼的东西,以为自己姓朱,大明就轮到他们说了算数?”

因为刘瑾这话有对皇室不敬之意,孙聪和张文冕都不敢接茬。半晌后,刘瑾的气终于消了些,道:“奏疏送到内阁后,谢于乔有何异动?”

孙聪无法作答。

张文冕主动接过话头,道:“以在下调查所知,谢于乔未在内阁议事,焦阁老那边尚不知情……听说谢于乔跟刑部尚书王明仲走得很近,多半是跟王明仲商议对策!”

刘瑾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嘀咕道:“咱家正庆幸姓沈的小子不被谢于乔器重,谁想突然又钻出来个王明仲……这世道变化可真快!”

孙聪道:“当日藉田,便是由王明仲代表文官出来跟陛下进言,只是因陛下急着回宫,上奏才未成功……此人出任六部部堂,对公公您有不小影响。”

“你们的意思呢?”刘瑾打量二人问道。

张文冕道:“公公最好是亲自向陛下弹劾王明仲……现在六部中户部和吏部掌握在我们之手,刑部和兵部跟谢于乔站一块儿,剩下的礼部和工部左右摇摆。谋取兵部太过费事,刑部尚书这个位置倒是可以大做文章。”

刘瑾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大口喘了几下粗气,然后咬牙切齿道:“既如此,咱家就从刑部入手……早就看姓王的不顺眼,他能顺利出任部堂,还是咱家铺的路,他倒好,刚到京城就跟咱家唱反调,是嫌这官当得太长了?”

孙聪问道:“公公若想撤换刑部尚书,就不得不从其弱点着手,不知公公准备如何跟陛下进言?”

“咱家什么事都能处置的话,要尔等何用?你们且说,咱家该如何做才能让姓王的被陛下撤换?”刘瑾厉声问道。

孙聪没有接话,张文冕则一脸阴笑:“不如就由在下安排一些事,给刑部找点儿麻烦,如此一来王明仲既不能分身帮助谢于乔,公公又能去陛下跟前弹劾此人尸位素餐……不知公公以为如何?”

“你有办法?”

刘瑾皱眉,似乎有些怀疑张文冕的能力。

张文冕笑道:“公公忘了江顾严?此人行事阴险狡诈,又在锦衣卫挂职,让他想办法在京城周边制造一些案子,届时公公将其小事化大,三司衙门必然应付不暇,公公您的机会不就来了么?”

“嗯。”

刘瑾点头道,“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大案要案发生,如此才可做文章!”

……

……

二月初十,达延部使节抵达京城。

胡琏负责接待事宜,沈溪没有亲自出面招待……区区鞑靼使节不至于惊动他这个兵部尚书,让胡琏去招呼已经算是给鞑靼人面子了。

宣府一战中,正是胡琏主动领兵出击,大明军队才获得对鞑靼人作战的决定性胜利,如此一来,胡琏和王守仁被看作是继沈溪后最有才干的两位“新秀”。

现在王守仁在宣府提调兵马,手握大权,宣大之地可说是九边唯一未被刘瑾彻底掌控的军镇。

胡琏跟鸿胪寺的人一起出城迎接鞑靼使节,然后将其安置在会同馆。

回到兵部衙门,胡琏将鞑靼人的提请告知沈溪。

“……鞑靼济农乌鲁斯博罗特想找机会觐见陛下……他们说了,就算不见到陛下,也想跟沈尚书您好好谈谈,他们已知此番由沈尚书您全权负责接待事宜。”胡琏说道。

沈溪正在看公文,闻言抬起头来,道:“鞑靼人就算到了京城,也要先晾他们一下,挫其锋芒。一切等亦思马因部的人到了京城再说,听说朝鲜那边有动静?”

“这个……”

胡琏对于草原上的事情了解不少,但对于朝鲜的事情却不怎么关注,没听说有朝鲜使节到大明京城。

沈溪却知道,朝鲜王朝于正德元年发生一件大事,便是涉及王位之争的“中宗反正”事件。

燕山君被认为是朝鲜历史上有名的昏君,跟朱厚照几乎是一个德性,从小厌恶读书,登基后将朝鲜京城的国子监“成均馆”和著名佛寺兴天寺、兴德寺改为妓院,在里面吃喝玩乐,又制定寸斩、炮烙、拆胸、碎骨飘风等酷刑,造成大量杀戮,引起朝臣极大不满。

忍无可忍之下,朝鲜大臣发动政变,迫使燕山君退位,随后拥戴晋城大君继位。燕山君被流放到乔桐岛,两个月后病死,所有儿子都在中宗反正后被赐死,燕山君因以暴君身份被废,死后未获得帝号、庙号、陵名。

由于晋城大君李怿非正常继位,登基后急需要有个正统的名分,而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获得中央朝廷的承认和册封,于是朝鲜派出使节,希望大明朝廷能派出使节前往朝鲜,进行册封。

弘治朝时大明朝廷对朝鲜的事情就漠不关心,朱厚照登基后,关注的重点一直是北方草原,就连朝鲜派出使节,也没引起朝廷的重视,如今使节盘桓在辽东之地,没有获准进入山海关。

朱厚照让沈溪接待鞑靼使节,变相把大明外交权力交到他手上,沈溪自然就把朝鲜的事列到议程内。

沈溪放下公文,道:“最近朝廷所有关于外邦使节之事,均由我负责,我已派人去辽东通知地方,让朝鲜使节入朝觐见。等朝鲜使节到京城,你一并接待了!”

“是,沈尚书。”

对于胡琏来说,多接待一方使节不见得花费多少力气,他正想借此机会增加一些官场阅历,于是欣然领命。

……

……

朱厚照自藉田礼后,就恢复了豹房和皇宫两点一线的生活方式。

豹房玩几天,再回皇宫停留个一两日,每天就是跟女人、戏子厮混,或者是观斗兽和听南戏,从来不过问朝事。

进入二月,军事学堂开学,沈溪挑选的第二批学生正式入读。

经过改造,军事学堂规模成倍扩大,除了教学条件变好外,还聚拢一批有经验的教官,这其中除了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外,还有谢铎离开京城前给他推荐的一批国子监的人才。

沈溪致力于为大明军队培养出优秀的将领,由此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

至于朱厚照,一直对摔跤抱有极大的热情,经常会找人比试,胜负都有,这天他突然想起自己在军事学堂跟王陵之摔跤的过往。

“……小拧子,朕有多久没去过军事学堂了?好像上次去,还是年前的事情吧?”朱厚照这天心血来潮,跟人比试全都取得胜利,当然这主要是别人故意输给他,尽兴后朱厚照想到战无不胜的王陵之,随口询问小拧子。

小拧子瞠目结舌,半响后才回道:“好像……是很久了。”

“唉,转眼又是几个月,朕一直没过问军事学堂的事,也不知情况如何。去把刘瑾叫来,朕想问问。”朱厚照道。

此时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小拧子不敢怠慢,马上出去找人传话给刘瑾。刘瑾本已回府,好在他的家跟豹房相距不远,得悉后他飞速来到豹房,向朱厚照报到。

“陛下!”

刘瑾见到朱厚照,习惯性地跪下来磕头,恭敬异常。

朱厚照坐在席桌前吃饭,斜着看了刘瑾一眼,把筷子放下,吩咐道:“起来说话吧。”

刘瑾这才站起身,心里有些荣幸,虽然他现在能面圣的机会不如以前多,但还是比朝臣更容易见到皇帝。

但朱厚照一开口,他心头的骄傲便荡然无存,因为皇帝关心的事情根本与他无关:“……沈尚书不是说过,年后会重新为军事学堂招募学生么?现在情况如何,是否已经开学了?”

刘瑾被问得哑口无言。

朱厚照有些不悦,问道:“怎么,军事学堂的事情你不知道?”

刘瑾赶紧解释:“回陛下的话,老奴只是偶尔问一下,知道军事学堂那边已开学,至于招生的情况,还有具体是怎么个流程,老奴不太清楚,恐怕……要亲自问过沈尚书才行。”

“嗯。”

朱厚照点头道,“朕是时候去军事学堂巡视一下了,正好朕想问沈先生一些事情,时间就定在……后天吧,你先去做安排,朕不想闹出太大的阵仗,低调便可!”

……

……

刘瑾哭丧着脸从豹房出来。

来之前他兴冲冲,出来时却唉声叹气。

“让姓沈的小子面圣,咱家不愁,但陛下此番要去军事学堂,那不是给了大臣面圣的机会?若是姓沈的小子把军事学堂办得有声有色,陛下必龙颜大悦,那时有人出来进言,陛下多半不会怪责,甚至会趁着心情好答应下来!”

刘瑾一阵发愁,一点都不想朱厚照跟大臣们沟通交流。他这个司礼监掌印存在的价值,不在于掌握多少权力,而是借助垄断跟朱厚照的沟通权,获得绝对的话语权。他就算假传圣旨,旁人也不知道,如此一来地位自然就突显,旁人唯恐巴结不及。若旁人能时常面圣,甚至跟朱厚照进言,那他就无法做到欺上瞒下,垄断权力也就成为一句空话。

刘瑾回去后,马上把张文冕和孙聪叫来,此时二人还在谋划如何把王鉴之从刑部尚书位置上拉下来。

张文冕一来,便要禀报执行情况……他跟江栎唯狼狈为奸,找人在京城周边频频做案,仗着有刘瑾撑腰,两人无法无天,犯案时甚至没有一丝避讳,"jian yin"掳掠无恶不作,引发轩然大波。

但刘瑾却不想听汇报,皱眉道:“今日咱家不想跟你们说王明仲的事情,陛下刚把咱家召去,说要在后天去军事学堂见沈之厚……你们想个办法,让陛下不能成行!”

孙聪和张文冕对视一眼,目光中满是无奈。

给刘瑾当差可真不容易,一件事没解决,又迎来另一件事,而且一件比一件棘手。

张文冕用征询的口气问道:“可是要用上元赐宴的招数?让陛下出宫后彻夜不归宿,将事情延后?”

刘瑾恼火地道:“此计使用一次尚可,多了就没用了……姓沈的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遇到这种事,不急不躁,陛下一天不去他等再多天也不会生气,能跟谢于乔那样的老顽固相比?”

张文冕和孙聪都很为难,阻挡圣驾难比登天,一时间哪里有好办法可想?孙聪安慰道:“就算陛下去了军事学堂,见到沈尚书,也不会出什么状况……沈尚书没理由在陛下面前攻讦刘公公您。”

“事情能有这么简单?”

刘瑾扯着嗓门道,“咱家不担心谢老儿,就担心姓沈的小子,他以前给咱家使绊的事情,你们不记得了?”

张文冕点头:“对,沈之厚可非常危险,公公若不想让陛下见那家伙,有一计可行,就是让陛下去军事学堂前夜多多饮酒作乐,次日自然就无心出门……这件事公公怕是要跟司马真人商议一番,听说此人炼制出来的丹药,可让人飘飘欲仙,但药性一过便会精神涣散,若是能让陛下多服用的话,短时间内陛下就不会念及出巡之事了。”

……

……

朱厚照要到军事学院巡视的消息,被刘瑾压了下来。

刘瑾可不打算提前做安排,若最后实在阻挡不了朱厚照出巡,沈溪又恰好不在军事学堂,接待圣驾就会出问题,责任不需要他来背负。

朱厚照自己说过不要搞大阵仗,最好低调出行,刘瑾深谙个中诀窍,千方百计阻挠。

可是就算刘瑾不说,朱厚照也没透露给其他人知晓,但沈溪还是嗅出一些不同的味道,因为他手下有专人盯着刘瑾的一举一动。

“……看来是陛下要有什么动作,不出意外的话是想到市井间转转……”

沈溪不需要知道朱厚照去哪儿,他派人暗中盯着豹房,而且不用紧盯正门,豹房周边路口既不显眼效果还更好,因为许多摊贩都是沈溪派去的眼线,只需要探明朱厚照的行走线路,沈溪掐指一算就能知道个大概。

这会儿沈溪,还在安排番邦使节到京事宜,准备等三路使节齐聚京城后再露面,到时便以外交官的身份谈条件。

二月十四早晨,沈溪得到消息,朱厚照从豹房出来了。

来通知这一情况的人是云柳,云柳回京后,一直负责京城及周边地区情报收集工作,甚至连南方叛乱沈溪都没多理会,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京城是是非非上,事关仕途甚至身家性命,由不得他不慎重。

“陛下出宫,还往这边走,多半是要来军事学堂。”

沈溪很快做出判断,道,“其实早就料到会有此一出,年后军事学堂开学,陛下作为校长不出来走走实在说不过去,刘瑾想必会想方设法进行阻挠!”

如沈溪所料,刘瑾此时正为朱厚照出宫之事而烦忧。

他特地为朱厚照准备了节目,甚至跟司马真人暗地里商议,头晚让朱厚照多吃一点虎狼之药,如此次日便无法成行。

或许是朱厚照吃了丹药又喝酒,身体无法承受,半夜就睡下了,结果第二天日上三竿醒来后,精神旺盛,于是便想到军事学堂看看……这让刘瑾的计划完全落空。

刘瑾没辙,只能被迫去半路等着,陪同朱厚照一起到军事学堂……他决不允许朱厚照和沈溪单独见面,生怕沈溪耍出什么阴谋诡计。可是接连到几个街口,都错过了,最后刘瑾不得不直接前往军事学堂。

朱厚照的马车停在军事学堂大门外,此时沈溪人已在内恭候,但却没有组织人出来迎驾。

朱厚照从马车上下来,刘瑾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他跟前,如此一来朱厚照立即意识到刘瑾分明是有意来堵自己。

“刘公公,你怎么在这里?”

朱厚照脸色不悦,毕竟自己没有叫刘瑾来伴驾。刘瑾却振振有词:“陛下您忘了?您安排老奴,让老奴提前做安排,以方便迎驾事宜。老奴不过是按照您的吩咐行事……”

“是吗?”

朱厚照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两天前自己跟刘瑾说要来豹房,刘瑾对此留心,甚至是不请自来也就有了理由。

“那一边站着,进去后不许乱说话!”朱厚照语气依然有些不善。

刘瑾点头哈腰应了,随即他看向门口,显得很好奇:“陛下,说来可真奇怪,之前老奴便已把消息传出,却不知沈尚书这是要闹哪出,居然不派人出来迎驾?”

朱厚照却不以为意:“出来迎接还有什么意思?走吧,进去看看,朕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模样。”

说完,朱厚照兴冲冲进入军事学堂。

刘瑾本想在朱厚照跟前说沈溪的坏话,但奈何现在皇帝根本不吃他这套,当下心里有些懊恼,不过看到军事学堂内没什么人,也就放心了。

“平日陛下这会儿正困倦,走到哪里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却不知今天怎么了,到军事学堂后居然精神焕发……若这会儿有人进言,陛下恐怕会应允下来,甚至采纳对我不利的呈奏,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刘瑾仍旧四处打量,确定谢迁等人没来后,心中暗自庆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小说 添加书签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