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内燃情:老公,快一点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半夜三点(作者:爱辣条哦)
婚内燃情:老公,快一点

《婚内燃情:老公,快一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四十五章 半夜三点

    凌晞见到她眼眸中的笑意时,心里还在想着她应该是因为在黑道上混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对这种事都已经麻木了。但是他没有看到,在她离开之后,白衡眼中的笑意迅速消失,嘴角挂上了一抹淡淡的苦笑。就连放在口袋里的手也慢慢地握成拳头,压抑着她内心的情绪。

    对于很多人来说,她确实在黑道上混的时间很久了。从初中的时候开始接触,到现在怎么算也有十多年了。说实话,今天这样的场景她已经见过了很多次,从一开始的受不了到现在的麻木,她确实没有像盛桥夏那样情绪上有多么的起伏。

    但是,或许就是因为已经麻木了,所以在看到凌澈受伤的时候,她才能够依旧十分冷静地保持着自己该有的清醒。所以凌晞才能看见她一个晚上都一直冷静地不像话,黑道大小姐的名号确实不是白叫的。但,其实,在看到凌澈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时,在身边已经没有人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忍住。

    无论心中已经对这种事已经有多么麻木,她终究还是一个人,她的心里还是会因为那个人的好坏而牵扯着她心情的好坏。白衡慢慢地走到凌澈的身边,也不管地上是不是凉的,便直接以最舒服的方式跪在了凌澈的身边。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一双如此颤抖的手是怎么紧紧握住凌澈的手的,她只知道在握住那只手时,这一个晚上被她的麻木所隐藏起来的心酸、害怕全都涌上了她的心里。一颗心都是想着凌澈的事情,想着当时他是在倒下的时候和自己说的那一句话,那一句她还没来得及回复的话。

    “阿澈,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你。”她闭着眼睛靠着他的手轻声地说着这句话,尽管他听不见,尽管没有人会用一只手霸道地放在她头上,说一句“笨蛋”。她还是将这句话说给了他听,也说给她自己听。

    她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这些年来她一直忽略的一件事。在这漫长的时光里,其实她早就金将这个人放在了自己的心里,就像有些情绪它再如何被麻木,她的心还是会因为那个人而掀起波澜。“阿澈,我很高兴……将你找了回来。”

    如果没有当时的坚持,她就不会将这个人重新找到自己的身边。那么她也会因为时光的无奈而直接放弃了自己的想法,然后麻木地过完这一生。但是……很高兴,我没有被这个社会麻木了所有的感情。

    幸好,还有你还在身边。

    …………

    而在另一边的盛桥夏,也不知道白衡走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坐在陆念成的床前已经多长时间。她好像一点也不觉得疲惫,好像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陆念成的床前淡淡地看着他。

    当时钟悄悄指向了五点的时候,她才有所动静,先是轻轻地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手指,然后才慢慢掀起眼眸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五点,她和陆念成从家里出来已经有六个小时了,而这六个小时里,她坐在这里看他看了半个小时,剩下的五个小时……没有见过他。

    “念成。”她掀起眼帘,抬起手将那个人的手握在了手里。他的手比她的手大,所以她总是握不住他全部的手。她看着他的手,轻声地说道,“念成,我想,她们都应该觉得我不太关心你吧,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她看着陆念成紧闭着的双眼,淡淡地笑了一下,“我好像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在我面前所发生的事情,我一直都在想,你总是说到做到,说会回来便会回来。所以,我有些不太名表,你怎么……连话都不和我说一句……”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便渐渐小了下去,到最后的时候她的声音已经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当眼泪溅到手背上的时候,她看着眼前模糊的一片有些反应不过来。等意识到的时候她立即伸出手来将自己眼角的眼泪擦掉了。

    念成说不想看到她哭,那她便不会在他面前哭,哪怕……现在的他根本就不看见她是不是哭了。这一个晚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脑子里一直都是懵的,甚至从看到傅琛将他搀扶过来的时候,见到他们身上的血时,她的大脑就开始一片空白了。

    从上次池鸢的事情之后,她一看到血的时候便会下意识想起池鸢的事情,那个时候池鸢对她的态度都是她一直记在心里的。她到现在依旧忘不了当时的那个场景,依旧忘不了那个时候她心里所受到的打击。所以,白衡他们觉得她有点奇怪是正常的,她只是……

    又将自己关进了自己的世界里,以一种不闻不问的态度去面对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不管是在别人眼中有多么独特的盛桥夏,不管是在别人眼中多么淡然的盛桥夏,她依旧不过是那个遇到事情就想逃避的盛桥夏,这一点,从未选择变过。

    “念成……”她将自己的脸蛋贴着他有些微凉的手,想着这样的话他的手就不会觉得冷了,但是她好像忘记了要将他的手放进被子里,她只是觉得这样她可以安心一点。好像这样,她便可以凭借着陆念成的手察觉到这个人其实还在她的身边没有离开过。

    “你跟我说你会回来,你让我待在车子里。你总是和我说要好好照顾自己,总是说我总是冒冒失失,不懂得关心自己。可是……你怎么也这么不小心,你知不知道这样,比起我自己受伤来说,你这样要更让我觉得伤心。”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三点了,在这个城市中的人们已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而盛桥夏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即便是贴着陆念成温暖的手,她的手却依旧是冰冷的,好像没有那个人来握住她的手她便不会觉得暖和。寂静的病房中,也只有她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响起。

    她的声音淡淡的,却又夹杂着微微不可察觉的心疼在这个让人觉得寒冷的夜晚响起。只是,这个时候没有了陆念成的陪伴,她好像连黑夜和白天的界限都忘记了。她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形成了习惯,必须要陆念成的陪伴才能够睡得着。

    陆念成总是说她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可是这个晚上,不会再有人和她说出这样的话了,也没有一个人会揽着她哄她睡觉。盛桥夏就这样坐在陆念成的床边,靠着他睡觉的被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只知道,她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外面已经天亮了,值班护士也才进来没有多长时间。

    她看着护士手中拿着的被子,随后才对着楞在原地的护士礼貌地笑了一下,“对不起,我突然就睡着了。”她看了一下护士手中的被子,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是给我准备的吗?”

    护士被她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手上还拿了一床被单,看了一眼手中的被单又看了一眼盛桥夏,她才有些回神地回了一句,“我刚刚看你在这里睡着了,虽然病房的温度是适宜的,但是就这样睡着也不太好,所以我才……”

    盛桥夏接过她手中拿着的被单,回以一笑,“谢谢你,虽然我现在应该是不需要这个了,但还是想要谢谢你的好意。那个,我还想问一下,请问现在几点了?”

    护士看了一下胸前挂的挂表,继续将自己的工作完成一边回着盛桥夏的话,“现在是早上七点,你要是觉得累的话可以休息一下,你们昨天好像是很晚才过来入院的。”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陆念成,检查了一下东西有没有需要更换的,随后转过身对着盛桥夏笑了一下。

    “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

    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她以前和周清在一起的时候也有很多人问过这个问题,但是她不想解释的太多,便只是轻轻地回以一笑。但是现在被人再次这么问的时候,盛桥夏却愣了一下才回过神。对着护士笑了一下,“不是,他是我丈夫。”

    护士有些愣愣的,在她的眼里,像盛桥夏这么漂亮的人应该是还单身着。而且看着她还是蛮年轻的,长得又漂亮,至少怎么说也只是刚谈恋爱而已,居然……已经结婚了。护士想着,看来老天还是十分公平的,这么漂亮的人都结婚了,给她们这些普通人的活路就多了几条。

    “不好意思,那个陆太太,陆先生的情况比昨天晚上好了一些,你不用太过担心。”她看盛桥夏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便又继续说道,“那个,医院附近有早点摊,你可以去吃一点,毕竟身体也是很重要的。”

    盛桥夏点点头,“谢谢,我知道了。”她注意到护士似乎在她脸上逗留了一下眼神,便猜到她应该是觉得她脸色不太好。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昨天来的时候有些晚,所以看着气色不太好,谢谢你的关心。”

    护士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她毕竟和盛桥夏不一样,她这只是在按照惯例查看病人的情况罢了,对于家属的情况,她不能涉及的太多,却也不能什么都不涉及。

    看到护士出去了,她才拿着手中的被单重新坐在了陆念成的床边,看着陆念成还是闭着眼睛,但是明显气色好了那么一点。她轻轻松了一口气,却又愣愣地坐在床边看着陆念成。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她依旧坐在床边不知道想些什么事情。

    “喂,夫人吗?”

    “……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