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冥界杀神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天道谴责(作者:缥缈月神)
最强冥界杀神

《最强冥界杀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天道谴责

    “是的,你不会无缘无故的去破坏这个世界,甚至你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喜怒哀乐而去杀过无辜之人,可是,当初你不同样是毁灭了这个世界一次吗!你能够想的起来的,仔细想想,在你的记忆深处,被你下意识的忘记了的……那些最残忍的画面……”天空中继续传来浑厚的声音,他说话非常慢,让冥狱说不出来的难受。

    随着这声音越来越低沉,冥狱大口的喘气,他感觉脑海中有什么被遗忘的东西开始呼之欲出!

    他听见了——心跳!

    一声又一声,恍若雷鼓!

    冥狱痛苦地闭上眼睛,他想不起来,脑袋涨的发疼,有一些模糊的片段在脑海中若隐若现。

    他看见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人全部站在他脚下,他好像在空中看着这些人!

    这些人并不全是修士,有的是普通人,或者妇女儿童,矜寡孤独都有,他们的脚下有一个诺大的司盘!

    正邪司盘!

    冥狱对这个图案再熟悉不过!只不过脑海中的这个司盘,比他现在胸口的司盘清晰,而且更加复杂,中间的正邪双面好像要活过来似的!而且给人的感觉更加强大!

    这司盘轻轻地一转动,那些站在上面的人就像是被石磨给碾压了一样,顷刻间化为一团血雾!

    那些人甚至连哀嚎的时间都没有,就那么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死去!

    “不!”冥狱痛苦的甩了甩头,想要告诫自己这些都是幻象,可是脑海中的画面却是如此的真实,甚至那正邪司盘如此的逼真!上面古老的字体也更加多!

    “你应该已经记起来了,看见了吗,那些人难道就有罪吗?那些人难道就该死吗?你杀的人何止你看到的那些!包括你最在乎的朋友,我还记得那些追随你的人,当初可都是这个世界赖以生存的中流砥柱,可是呢?最后还不是被你杀死!”这个声音多了一丝讽刺,与传说中以万物为刍狗的天道不同。

    “我……就是那些是真的,现在的我只是冥狱!我无法阻止曾经的我做的事!”冥狱怒吼,他还是不敢相信那个双手沾满普通人鲜血的人竟会是他!

    尽管在一些记忆的片段中对“狱”有所认识,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他会坏的这么彻底!那些人中,连孕妇都有啊!难道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对于当时的他来说也是有罪的吗!

    “你在狡辩,现在的你与曾经的你没有任何区别!否则你为什么会来到天机阁!你只不过是走了同一条路两遍!”

    冥狱咬牙,拳头因为攥得太过用力而发出涩耳的嘎咕声。

    难道他追寻答案,就会再一次走上那条路吗?曾经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他要如此大量的杀那些无辜的人!

    “你在说谎!我只不过是我内心的幻境!结合阵法破坏我的道心!就算我做出那等屠杀无辜之事,也绝对不可能伤害自己的朋友!”冥狱强迫着自己平静下来,那尽管如此,他还是能够听到那几乎真实的心跳声,那提醒着他,这具身体对这个声音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反应的。

    天机阁中,长老大殿。

    天机阁的长老大殿不同于其他门派,并没有修的荣华富贵,甚至连别致都算不上,这里刻画着很多的小符文,没有一个看得懂,有一些深蓝色的纱从房梁上垂下来阻挡视线。

    “今年似乎有两个了不得的人,那个李家的小家伙倒是挺有趣的,天机已经告诉了他想要的答案!”一个面目慈祥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长桌的一角感叹到。

    为首的一个白头发都已经垂到了脚后跟的老人笑道:“的确是挺有趣的,我原本以为他会问战神传承在什么地方,可没想到他居然直接问他能不能得到战神传承,但是有些出乎老夫的预料。”

    “我倒是对另外一个人挺感兴趣的,那个幽冥使者居然已经闯到了第七关!也不知道他究竟想问什么问题,第七关可不是那么好闯的,能够结合闯关者的内心演化天道进行谴责镇压,我想没几个修士能够挺过去吧!他们明知道这是闯关,还是会以为这是真的天道现身,结果吓得半死!”另一个老头突然开口,看上去身份地位并不比坐在首席的老人低多少。

    “这本就是最难的一关,根据闯关者的不同设置不同的难度,但无疑都是对于闯关者来说,最强的难度,可惜,我们不能看到,否则的话,老夫还真想看看那小家伙心中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是什么,毕竟他之前那句以路论道可是把老夫震惊了好久!”头发长到脚踝的老人摇头,看上去非常好奇冥狱在第七关中经历了什么。

    “对了!天遗结晶拿回来了没有?”坐在首席的老人突然开口问道。

    “没事,已经拿回阁主大人手中了,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地位仅次于坐在首席的老人的另一个老头回答道。

    这里一共只坐了五个人,这就是天机阁,其他大型门派一般都会设置内门十个长老,十个外门长老,可是整个天机阁上下却只有他们五个长老。

    坐在熟悉的老人点了点头,天遗非同小可他不得不叮嘱。

    星空中,不!这里应该不是星空,因为在一个悬空的玉台上,有一个长发老人盘坐在这里,随着他的一呼一息,星空都在扭曲。

    在这个长发老人的面前有一个圆形晶体,正是之前的天遗。

    在这片漆黑的星空下,天遗微微闪烁,不知道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像是要消失一样。

    这时,就像是死去的老人突然睁开眼睛,轻轻的瞥了一眼天遗,然后伸手微微往上面一压,天遗立刻稳定下来。

    “天遗……”

    在这无尽的黑暗中传来老人长长的叹息。

    “是吗?不可能伤害自己的朋友,可能连这一点你也忘记了……梦若烟,我还记得这个丫头,先天道体,当初这个世界的运行,可是有她的一份,最后呢?她明明有大好的前途,会受到万人的景仰,结果呢?被你蛊惑加入了你的阵营,最后却落的个被你杀死,身死道消的下场,你忘记了……是啊!你已经不记得了,毕竟,连你自己都已经死过一次了,我可以告诉你,我还记得,我可以把当时的场景再重现给你看,怎么样?”这声音没了之前的讽刺,多了一丝平淡,但是听起来却更能让人感到尖酸刻薄。

    “叮铃~”

    清脆的玉佩碰撞的声音将快要走火入魔的冥狱拉回了现实。

    玉质沙华轻轻地摇曳,声音清脆悦耳,让冥狱平静下来,有一股清凉之意提壶灌顶。

    “嗯?原来是她,没想到你死了一次她还是找到了你,那个女人……如果我还没记错的话,他最后也是为了你死的吧!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她又经历了一次死亡,对吗?你想要复活她……”最后一句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真的只是内心折射的幻象吗?冥狱在心中问自己,如果只是幻像的话,那未免也太真实了,这个声音说的有些事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你说的没错,我会复活她,为此不惜一切代价,人都是有私心的,或许有一天我真的会做出伤害无辜的事,但是我却不相信,这是无缘无故,或许他们没有做错,但是这个世界并不能缺少恶!尽管所有人都讨厌这个阴暗的东西……你无法阻止我!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穿过这第七关!”冥狱抬头,将玉质沙华攥在手心,感受着从上面传来的丝丝凉意,惊醒自己,如果连他自己都做不到相信自己,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来相信他!

    “为了复活她,为了保护自己,为了追求真相,不惜与整个世界为敌?不惜伤害那些无辜的人!你真是无药可救!所有的人都会谴责你!你在睡梦中都会遭到万人的唾骂!”

    冥狱一笑,不以为意。

    “我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冥狱开口!以剑指天!

    天空中风云变色!一根手指在天空中凝聚而成!直直的对着冥狱碾压下来!仿佛要将他扼杀于摇篮之中!

    冥狱不为所动,心中依旧坚定没有丝毫动摇,他不躲不闪,就站在原地以弑神剑指着天空!

    当这只手指无情的碾压冥狱,指尖碰上弑神剑的剑尖时,一切都消失了……

    冥狱睁眼,他并没有站在天空,他的脚下仍就是擂台,只不过这个擂台实在是太小太小了,直径大概只有五六米的样子,与第一关可以容纳上千人的擂台比起来简直不成比例!

    第七关!过了!

    可是这第七关冥狱却过得有些迷茫,他不懂这一关天机阁想要考验什么,甚至为此感到疑惑,随着那声音的诱导,他脑海中出现的似乎真的是属于“狱”的记忆片段,这一点天机阁也能做到吗?

    应该不可能,甚至第七关应该是无法窥视的,毕竟折射内心这种禁忌之法,天机阁如果真的能够知道他们的闯关内容,那么只会为他们召开无尽的祸端,毕竟没有哪个天才希望自己的秘密被人得知。

    “我真的杀了那么多人吗……”冥狱喃喃自语心情很是沉重,久久无法从那些片段中挣脱。

    “真是少年仁杰,莫说是这个辉煌时代,就是在曾经仙王林立的时代能够闯过这第七关的人也是少之又少,老夫自愧不如!”之前在长老大殿那个首席长老出现在冥狱面前,一挥手,从第一关开始,那些擂台依次消失,直到冥狱所站的第七关的擂台消失的时候,冥狱连同老人已经消失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