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明末寻道记 > 第一百九十七章仙人手段显威能(作者:小河有水)
明末寻道记

《明末寻道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九十七章仙人手段显威能

    谢铭舟闪身出了大殿,外面黑云罩顶,狂风四作,电闪雷鸣!吹得他一身银白道袍猎猎作响!

    但他心中明白,这些不过都是些假把式而已,对付那些普通的老百姓有效果,对他来说,根本没用!

    “主人,让我去驱散了它们。”随后跟出来的幽狮王也一眼就看出这风雨雷电只是虚有其表,根本没有什么威力。

    “你们退后!”谢铭舟没有答应,要是让幽狮王去,那还不又是一阵妖风?

    他抬起双臂,宽大的袍袖被风吹得更响,所有人都出了大殿,静静地看着他怎么处置。

    神念一动,许久未曾动用过的来生剑飞出丹田,只一瞬就长到一丈来长,往那雷电密集处直刺而去!

    “清溪敕令!风、雨、雷、电速速退散!若有不从,法剑无情!”谢铭舟双袖挥动,一股灵力疾拥而出,扑向半空的黑云。

    不过片刻,来生剑飞了回来,一声轻呤后钻入丹田,而刚才还在肆虐的风雨雷电,也慢慢没了踪影,又露出了朗朗晴空!

    谢铭舟微微扬起嘴角。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连那拥有一丝灵智的神道,也不得不选择退让。

    “就凭现在这点实力,也敢来阻挡于我?若是千年前神道昌盛之时,或许还有可能,如今……你就乖乖地守好自已那一亩三分地吧。”谢铭舟轻声呢喃。

    “言出法随!这是言出法随啊!”成华真人看着这一幕,心中如同翻江倒海,其余众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这等境界,才是我等的追求!”

    “这才是我辈修道之士的风采啊!”

    “祖师威能,竟然达至这种地步!”在这一刻,所有在场的道人都只觉得高山仰止,可也让钦真观一众道人更坚道心。

    而一干世俗官员,则更是不堪,挥退风雨雷电这样的事情,让他们怀疑自已是在梦幻之中,一时间拍脸、扯耳、掐手这样的动作接连出现。

    谢铭舟没有去管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施法让他们失去记忆,他不怕任何人有觊觎之心,也不怕传扬出去引起轩然大波。

    对他来说,在这一界,可以为所欲为,当然前提是不违反他的本心。

    “你带弟子们招待宾客,我先回房去了。”谢铭舟转过头来对义远说了一声,便欲往后院走,幽狮王和蝶舞连忙跟了上来,谢铭舟摇了摇手:“你们也去,不用跟着我。”

    幽狮王笑呵呵领命而去,准备找人拼酒,蝶舞却没有跟过去,只是对谢铭舟道:“先生,我也不习惯应酬,还是回去修炼吧。”

    “你这性子也太清淡了点……不过再过三日便是我寿辰,这两日便不用修炼了,咱们去下盘棋如何?”谢铭舟也不强迫于她。

    “那最好了!先生,上一次你可没有赢我。”蝶舞一下就高兴起来,对她来说,只要安安静静和先生在一起,她就心满意足。

    其实谢铭舟并不喜欢下棋,这玩意还是在女仙界做镖师时学会,不过几日之后就没了敌手,想想他的两个元神和神念可怕之处,这一点就不难理解。

    你只能考虑后三步棋,他已经把后面三十步之内的各种可能都已经想好,这棋还怎么下?

    他在其中找不到乐趣,自然就没有了兴趣,不过是闲极无聊,又见蝶舞似乎越来越孤僻,这才拿下棋来提提她的兴致。

    三日时光悠闲而过,中秋又到。

    一大早义远就带了阖观弟子给师父拜寿,谢铭舟并不喜欢热闹,所以这次没有通知一个外人,客人也在两日前全部走光,倒是清清静静地过了一天。

    到得晚间,义远却和义风二人来对谢铭舟说道:“师父,今日是你寿辰,又是中秋,弟子整治了些斋菜,陪你老人家喝两杯。”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斋菜,谢铭舟今日也有些兴致,便答应了下来。

    既是中秋,又是师父的寿辰,义远师兄弟二人自是要尽一番孝心,一桌斋菜整治得很是丰厚,还准备了两壶好酒,但谢铭舟却觉得在这观中喝酒,实在是说不过去,前些日子才对众弟子宣讲三皈五戒、五荤三厌,到晚上却在这喝酒?

    最后他还是想了一个办法,把酒菜都搬到观后小树林里去,等会月亮升上来,也不怕没有光亮,义远把斋菜都收进乾坤袋中,师徒三人和幽狮王、蝶舞就一起往小树林走去。

    当初放置这钦真观时,谢铭舟一剑把这山头削平,后来感觉到处都是金铁之物,少了几分生机,这才又从传承殿试炼空间内移了不少花草树木出来,栽种在道观周围。

    这些花草树木在试炼空间内都已经成长了百年以上,倒是为钦真观平添了几分清幽。

    几人进了树林之中,从传承殿中拿了桌椅出来摆上,再坐下慢慢说话。

    不一会月亮升了上来,义远二人又向师父贺了寿,这才拿出斋菜,师徒三个加上幽狮王二人边吃边聊。

    原本谢铭舟对酒这东西,不厌恶也不是很喜欢,高兴的时候喝上两杯,不高兴的时候绝对不会喝,如今几百年下来,却慢慢喜欢上了这东西。

    有时他自已一人独坐时,也会自已饮上两杯,并不是喜欢酒的辛辣,只是喜欢喝了酒后那一丝微熏的感觉。

    义远刚要把酒满上,幽狮王却腆着脸叫道:“主人,把你那好酒拿点出来喝呗,我都想了好久了……”

    蝶舞也是满眼渴望,谢铭舟呵呵一笑,拿出一个酒坛,用黄泥封了坛口,坛腹上却还贴了一张红纸,上面写了“来兮”二字。

    却原来是当初谢铭舟在土牧驿来兮酒庄喝过那酒之后,每每饮酒之时便会想起,后来索性又重回土牧,找店家买了数百坛酒存放在传承殿中慢慢饮用。

    不过这么些年下来,这酒也只剩下数十坛,以后也不可能再买得到,但今日良辰,却正是喝这等好酒赏月之时。

    义远师兄弟见幽狮王和蝶舞二人对这酒都推崇备至,心知肯定是好东西,等师父饮了一杯之后,他们也迫不及待地拿起酒杯品了一口。

    “……真是好酒!”义远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

    “跟这酒比起来,原来喝过的真不应该叫酒!”义风道也满脸惬意地说道。

    谢铭舟的徒弟当中,义真和谢铭舟说话虽然有时没大没小,但却对他最为依恋,可惜如今已身死道消。义远则是感激加孺慕,而义风虽然入门不久,但对谢铭舟既是仰慕,感恩之情也一点不少。

    特别是他在义远那儿得知上一世的事情之后,对师父更添感激,只怪自已原来没有那福缘,却更为珍惜如今的日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