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明惠郡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世事如棋怒执子(作者:一只梅花鹿)
明惠郡主

《明惠郡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世事如棋怒执子

    陈琪琪刚刚“调戏”了青心一番,面前就来了一列在她眼中的不速之客,她脸一黑,干嘛呢,打架吗,欺负她年纪小打不过是吧!她打不过,青心,上!陈琪琪热切的眼神看向青心,青心向来冷漠的脸上轻微抽搐了一下....

    前些日子还跟自己吵架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太医大人们,怎么低着头站在自家马车面前,....大眼瞪小眼半晌,陈琪琪正准备赶人走....真是浪费时间...站在最前面的李志这才露出一丝笑容,“琪琪姑娘神医妙手,在下不才,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是我目光太过狭隘了。”李志说完这话就舒了一口气,儒雅一笑,翻身上马,那叫一个流畅自如,似乎在跟旁边的人说,不好意思,该说的说了,你们再不说两句,看人家去的时候带不带上你...看到时候回去太后她老人家会不会给你们好脸色...

    叶子凌看见微笑自如的李志,老脸一黑,这几天气也气了,人家病患确实就好转了,想了无数的理由,还是李志刚刚的话点醒了自己,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是只有老夫子才是神医,小女子...额...大概小女子也能行医吧...他真的有点难以置信,自己几十年行医路,而面前的女子跟他相比似乎就是一个稚嫩的孩子...他虽然心中想折服,但是从未遇到过这般年纪这样的医术的女子...亏他一直认为自己饱读医书医经,从一名学徒到御前太医,如今被一个小丫头说的哑口无言,想通之后,叶子凌苦笑“姑娘,确实厉害,老夫也想同姑娘一起去松溪,尽上一份力。”

    陈琪琪摇摇头,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叶大人,既然没有其他的事情...”叶子凌咯噔一声,这是要拒绝的意思,这个小丫头果然因为之前自己说了她几句,就记恨在心了...叶子凌还没有梳理好自己复杂的心路历程...陈琪琪轻轻一顿,“就准备行路吧,虽然松溪不远,但是时间紧迫。还请诸位大人不用跟我客气”叶子凌这才心中长舒一口气....而正在腹中酝酿了老半天的唐童,直接就被嫌他们话多耽误时间的琪琪姑娘一棒子打回来,对这个女子他本就不屑,无奈太后似乎颇为看重她...

    唐童也不再多言,太医院的学徒上前扶着他缓慢上马,陈琪琪抬起头,明明是朗朗晴日,陈琪琪却莫名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从她迈上来时的路,有些事,她就不能再后悔...她也知道,从她跟安铃罗坦白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这一世,不仅仅是个普通的婢女...她只希望,从2世纪来这里,她的眼光能一同往日一般....最难猜测是人心,而她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去相信....

    陈琪琪迈步上马车,低声喃喃“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世事如棋....小姐,我为你治病救人,那你就帮我...从前世到今生,我陈紫薇,只想做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我不会文,不懂武,一双手...能分百草,一颗心...也亦玲珑...

    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丫鬟,一个闺名在外的小姐,无论是谁,似乎都承受不了,如果,有人真的去跟她计较,她的出生,她的性格,那么她这个身体的生母...似乎是最为了解她的,女儿惊人的转变...放在这样的古代,谁又能接受呢...陈琪琪突然有了想留在松溪的念头...她知道,如果回去,面临的必定是生母的质问,或许...她会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有高人传授...而大肆宣扬...或许...她会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青心看着平日里素来神经兮兮的女子脸上浮现出一丝落寞复杂的神情,他表情一愣....同姐姐真像...不过姐姐这些时日似乎好了很多...

    路边孤零零的老枝,纵横舒展,虬枝龙钟,老枝中却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绿意....

    安铃罗从早到晚就一直窝在薛氏的房内,平日里她都在自己的房里读书念字,这些日子先生不在,今日罗嬷嬷又因事请假,安铃罗便将书拿到了薛氏的房内,轻声念读着。

    薛氏倚在窗前的玫瑰椅上,眼眸微眯,一脸柔和看着不远处低身采花的安铃罗,眼中浮现出曾经的画面.....

    “父亲,铃罗为何不能同父亲一般,驯马,习武,练剑,征战沙场呢?”奶声奶气的声音,画面中的人只是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铃罗,等父亲这次归来,便教你习武练剑。”他从不曾拒绝女儿的任何要求,薛氏拨着手中的算盘,笑容浅浅,似乎被珠子的声音吸引,安铃罗回头,见薛氏埋头算账,噘嘴“父亲,铃罗讨厌算盘的声音...”他眉头一皱“莫因世事而事势,铃罗,习武同算账,从来没有什么区别...”

    那时的铃罗,同如今恬静的铃罗,仅仅两年,仅仅一个月,女儿真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过,那又如何呢,她是铃罗,是她唯一且深爱的女儿...

    似乎感受到了薛氏柔和的目光,安铃罗转头俏皮一笑“娘亲,今日的玫瑰开得真娇艳,看来一会可以泡壶好茶了...”

    严府

    “废物,真是一群废物。”太医院的废物,严正难掩心中怒火,将手中的书信怒拍在书桌上,一旁的幕僚忙低身道“大人息怒...这...”唐太医来信写了什么,让一向严谨的主公发如此大火,严正额头青筋直冒“本就不该能治好的病,如今告诉我被一介女子治好,胡言乱语也有个度,是不是我严正这些年对这些门下人过于仁慈,这般荒唐的理由...呵...”严正将信揉成一团,扔在地上,目光悠远...新皇登基,明辉王去世,他这两年为避嫌远离朝堂,虽不是一手遮天,至少他门下的人也遍布天下,而唐童,便是他一手安排进的太医院...如今福建灾情严重,皇帝为了遮住悠悠众口,仅仅派出三位太医,虽然李志在其列,他也未曾放进眼里,毕竟灾情越加严重,对他而言也不是坏事...他不信,就算是天家,也不会轻易动到他这里...就算林清沐在灾区主事,就算陈家的那个废物在这般敏感的时期去了,那又如何...他严正一挥手,至少福建此处,都听他一人的...

    想到这里,严正双眸微眯,天家,你,到底在想什么....莫非是真的,这是想铲除我严家的第一步吗....

    严正冷哼一声“吩咐下去,叫唐童,把灾区所有的事情,全部给我汇报上来。”幕僚低头答是,这才退出门去...

    他跟了严正数年,对主子的脾气更是了如指掌,虽然低调,但他从不甘于人下,能让他拍桌揉信的事,着实不多,看来唐大人....险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