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13章 庄园(作者:多彩南瓜)
抗战年代

《抗战年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13章 庄园

    不一会儿外出抓捕的各路人马纷纷回到道观。

    “三毛,用刑!”陈飞大喊道。

    “是!”三毛回道,能出一把匕首,准备动手。

    “等等,我来吧!”朱三突然道。

    众人都一愣,说到用刑**师没人比三毛硬狠了。

    朱三不紧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摊开只见六根细长的银针。

    “绑结实了。”朱三道,马上出来三个战士,用绳子把山口南子绑的像粽子一样。

    突然朱三上前抓住山口南子嘴巴,把一块不知哪来哪里弄来的脏布塞进她口中。

    朱三抽出一根银针慢慢地插进山口南子的耳根。山口南子突然感觉巨大的疼痛,二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还充满了血丝。

    朱三又抽出一根,他撩起她的衣服,把银针慢慢插进山口南子的肚脐上方三寸地方,当银针插入皮肤中,山口南子突然发抖,眼睛也不瞪了,而是向上翻了。

    “师傅,不会死了吧?”三毛道。

    “不会死,不会昏,让她感受一下什么是痛苦。”朱三道。

    “嘿嘿,那个谁,想说了就点点头,不想说咱们继续。”朱三道。

    旁人感觉不到山口南子的痛苦,不过看着大汗淋漓,五官扭曲的样子,都在心想,这他妈是什么滋味。

    二分钟过去了,朱三倒是有点佩服山口南子。

    “真不会死?”陈飞皱着眉头道。

    “放心吧,独门绝技,不过这娘们厉害,这都快二分多钟了,一般人绝顶不住。”朱三道。

    “那就好,这女人知道的事情不少。”陈飞道。

    “我再给她加加量。”朱三边说边又掏出一根银针,刚才一支插左耳,现在一支插在右耳。

    没几秒钟,山口南子就拼命点头了,这时她连小便都失禁了,黄色的尿液散了一地,什么高贵,什么矜持都他娘的见鬼去了。

    朱三拔下三根银针,旁边扶着的战士一松手,山口南子就瘫倒在地上。

    “能不能······能不能单独谈谈,我什么都说·······”山口南子喘气道。

    “行,西瓜找个单间,把她架过去。”陈飞道。

    “是!”西瓜回道马上架起山口南子来到一间杂物房,陈飞进入杂物房道:“说吧!”

    “杜清平在罂粟行动中得到大批黄金大洋,杜清平死后,我们一直在找,杜家庄园是最有可能的地方,但是一直没发现。”山口南子道。

    陈飞点点头,应该是这样了,又道:“你在重庆多长时间了,有多少同伙,拉多少人下水了,还有听说军统也有人参与贩卖大麻。”

    山口南子看着陈飞一咬牙脱去外套,陈飞一愣看着她动作,只见山口南子又脱下黑衬衫,只剩下NT布,“你不会是想色诱我吧?”陈飞皱着眉头道。

    山口南子苦笑了一下道:“你要的东西在这里。”她边说边把黑衣衬衫下面夹缝撕开,取出一条布。

    陈飞接过布头摊开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小孔。

    “这是密码吗?”陈飞看看正在穿衬衫的山口南子道。

    “是的。”山口南子道。

    “把它形成文字需要多长时间?”陈飞道。

    “三个小时。”山口南子道。

    “不行,一个小时。”陈飞道。

    “行,不过需要我三个属下帮忙。”山口南子道。

    “就是那三个穿黑风衣的女人?”陈飞道。

    “是的。”山口南子道。

    “哦,那些男的里面有要紧的人员吗?”陈飞道。

    “没有了,都是行动人员。”山口南子沮丧地道。

    陈飞转身来到外面大喊:“三毛,把三个女人都带进来,西瓜把剩下的都毙了。”

    山口南子一听是,虽然脸色苍白,但也是坦然,反正都这样了。

    她可不想再来一次那银针,那就是生不如死,把她的精神都打垮了,什么信仰,什么大日本帝国,什么礼义廉耻,统统滚蛋。

    三个女人刚进入杂物间,就听到外面“砰砰砰~”的枪声。

    “朱副处长,盯着她们,三毛拿纸笔。”陈飞边说边就出去了。

    陈飞刚出门就碰到了赵六带**团过来了。

    “师长,有何吩咐?”赵六道。

    “没事了,先在外面待命吧。”陈飞道。

    “是!”赵六回道,马上又跑出道观,安排部队去了。

    这时王亮过来道:“师长在窖洞里发现二部电台,一些武器,还有不少大洋和黄金。”

    “是吗?叫赵六把东西全部运回去叫他仔细点,不要落下一点物资,回去后交给老张头。”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找赵六了。

    一个小时不到,朱三拿着二张信纸过来道:“师长,名单,第一张是山口南子和重庆官员富商来往的名单,第二张是各部队及军统人员名单。”

    陈飞看了看,把二张纸分开左右口袋装了起来。

    “师长,这个女人怎么处理?”朱三道。

    陈飞想了想道:“有没有可能为我所用?”

    朱三想了想道:“这不好说,如果放回去,无疑也是放虎归山。”

    “要不写几张保证书,或者是······”陈飞道。

    “保证书?有用吗?”朱三道。

    陈飞苦笑了一下道:“可惜了,那就······”

    朱三一听马上道:“这事要不问问老馒头?”

    陈飞摇摇头。“不用,这事你做主,老馒头有他的事,你也要拿主意,培养自己的人······”陈飞盯着朱三道。有些事说的太明不好,只能点到为止。

    朱三一愣,想了想马上道:“谢谢师长信任。”

    “明白就好。”陈飞边说边拍了拍朱三的肩膀。

    “王亮我们走。”陈飞大喊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通知二个营长,出发杜家庄园了。

    陈飞想如果能在杜家庄园发现毒资,那就圆满了。

    中午12点半,部队埋锅造饭时,就收到来自尚丽的电报,说是戴笠到了,不过受到三位夫人的款待,正在畅饮中,陈飞微微一笑,心想,希望戴笠多饮几杯。

    县府到董家镇有段距离,还都是小道,部队紧赶慢赶直到半夜10点多才到,累的陈飞什么都不想说,王亮安排好驻地,陈飞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太阳照着陈飞睁开眼,才迷迷糊糊起床洗漱。王亮端着水盆进来道:“师长,西瓜和三毛二个营昨晚忙了一夜,都没有发现,这杜财主,现在也在想······”

    “肯定不好找,不然人家山口南子早找到了,西瓜和三毛也不休息一下,这两小子是小伙子睡凉坑全凭火力旺这样下去怕是要累到的。”陈飞边说边洗漱。

    “这二人一听找钱,你叫他们睡,他们也睡不着,呵呵。”王亮笑道。

    “也是。”陈飞回道。

    陈飞走出房间,只见四周都是一间间房间,“这里是佣人住的房间,不过,有一段时间没有住了。”王亮道。

    陈飞点点头,他一路上没见几个战士,就奇怪道:“怎么没有战士,人都到哪里去了?”

    “哦,都在各个房间找啊,这里如果扔进三万个人还能见到几个人,咱们这一千多人投进这里肯定没影了。”王亮道。

    “啊,这里这么大啊。”陈飞吃惊道。

    王亮摇摇头道:“我不清楚,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哦!”陈飞回了一声边走边看了。

    整整一个多小时,看得陈飞一愣一愣的,四合院套着老院子,又套着勾耳山还建了一座观音庙,这还是内院,外院被各种大小碉楼包围着。

    陈飞站在一个大碉楼上,居高临下,鸟瞰庄园,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顿然而生,眼前这一大片农田,和尝不是一处美景。

    这时,杜宜清急匆匆跑上来道:“陈将军,这里不错吧。”

    陈飞回道:“这哪里是不错,简直是太好了,哦,对了,东西找的怎么样?”

    “哎,二个长官从昨天找起到现在一点也没找到,我指了指几处地洞,地窖都没有,我就奇怪这会放哪里去,会不会不在这里?”杜宜清道。

    “慢慢来,人家都找了大半年了,别急,既然来了,咱好好找找,不然杜财主,上峰怪罪下来,你可是吃不了兜着走。”陈飞笑道。

    “好的,好的。”杜财主连忙道,他就怕有什么事和他牵连。

    “铃铃铃!”陈飞听到了摇铃声,不一会儿,远处传来小孩的嬉闹声。

    “杜老板,这里有学校啊?”陈飞道。

    “是啊,刚办的,这附近几个镇子的小孩都可以来上学,我父亲常说少年强,则中华强。”杜宜清一脸严肃道。

    陈飞一愣,侧脸看着杜宜清,这老财主还有这境界。陈飞拍拍杜宜清肩膀道:“你父亲,我钦佩,你能牢记父亲教诲,也不错,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这回陈飞是发自内心的。

    杜宜清一愣,也看着陈飞,这二人算是真正看对眼了。

    “师长,师长······”三毛满头大汗地跑上来道。

    陈飞看了他一眼道:“说吧!”

    “妈的,这地方太大了,不好找啊,兄弟们找了这么长时间,太累,准备休息一下。”三毛道。

    陈飞笑笑道:“没人叫你晚上找吧,你是这不是自找的,行了,休息一下,中午叫炊事班加菜。”

    “我来安排,我来安排······”杜宜清忙道。

    “加点肉食就行了,这么多人······”陈飞道。

    “没事,没事,管家,管家快,快,安排给兄弟们做饭,把镇上的厨子找来,做流水席。”杜宜清大喊道。

    “啊,那太谢谢了,杜财主就是豪爽。”三毛连忙道,他怕陈飞不答应、,连忙应下了。

    这里鬼子还没过来,老百姓再苦再累只要有钱,还是能买到东西的,杜财主有钱,再加上人缘也不错,不一会儿,大鱼大肉纷纷送进庄园,杜财主这回是把陈飞当朋友,不像柯镇林强占有怨气,所以一顿饭下来,已经赶上**师过年时的水平了。

    中午吃过饭,三毛又来劲,准备接着干,毕竟白天比黑夜方便。

    陈飞叫住三毛道:“算了,算了,这么大地方,再来二个营也是白搭,杜老板有这里的平面地图吗?”

    “有,有,你等等,我去拿。”杜宜清道,说完马上去拿地图了。

    “师长,这杜财主人不错。”三毛道。

    “哦,说说哪里不错,不会是大鱼大肉给你一吃就说不错吧?”陈飞道。

    三毛抓抓头皮笑笑道:“哪能,这年头能马上办集这么多人的吃食,还这么好,这人在当地名声不错,不然谁卖你这么多猪啊,鸡啊的······”

    陈飞笑笑点点头心想有道理

    “最主要是能办学校,听说有不少人家都不收钱的,这让我很佩服。”三毛认真地道。

    “是啊,杜老板这个福绅算是可以了。”陈飞道。

    不一会儿,杜老板拿着一张地图进来,“陈将军,你看看。”杜宜清边说边摊开地图。

    “老杜,这么大的庄园你兄弟住那里总有个划分吧。”陈飞道。

    杜宜清看了看地图,用手一指道:“就是这里,这片小四合院。”

    “这里已经查过了。”三毛道。

    “那就再查查,走,我们大家都去看看,我就不信了,你家那位,不会把钱藏在自己的住处。”陈飞道。

    众人来到杜清平的小四合院。

    “还是老规矩,一寸一寸的检查。”陈飞道。

    “是!”众人大声回道。

    二个营战士蜂拥而入小四合院,顿时噼里啪啦想作一团。

    陈飞尴尬地对杜宜清道:“老杜,这,这······”

    “没事,没事,损坏了再建,这毒资是最要紧的。”杜宜清道。

    陈飞点点头轻声道:“老杜,放心,找到毒资,该赔你的就赔点。”

    “不用,不用,陈将军,这钱对你们部队更重要,我不差这点钱。”杜宜清认真地道。

    “哎,找到再说吧······”陈飞苦笑了一下道。

    二个小时的搜查很快过去了,陈飞的烟也抽了七八根。

    “师长,没有发现。”三毛跑过来道。

    “嗯,这间是什么房间?”陈飞用手一指道。

    “哦,是清平的书房。”杜宜清道。

    “这间都是用水泥搭的,里面一目了然。”三毛道。

    “嗯,那为什么其他都是木建的,只有这间是水泥搭建的?”陈飞不解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