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穿越 >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 第180章 公主和离吧,引魂血玉诞生(作者:陌上人如玉)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80章 公主和离吧,引魂血玉诞生

    临水照花。..

    二楼上,突然传来叱幽王的一声低喝。

    刻意压抑着的声音,带着暗哑。

    外面守着的侍卫们全都露出警惕之色。

    明如颜站在临水照花楼下,面无表情。

    侍卫长孔质走过去,“王爷他没事吧?”

    明如颜悠闲的修剪着自己的指甲,身子靠在敞轩的廊柱上,“王爷能有什么事?”

    “刚才的声音……好像是王爷?”孔质相信自己没有听错。

    明如颜对他翻了个白眼,“王爷怎么了,王爷开心着呢。”

    孔质一头雾水。

    开心?

    王爷的声音听上去怎么都跟开心不靠边好吧,说是痛苦还差不多。

    明如颜漫不经心的撩拨着自己的头发,妖媚的模样真真是绝色。

    “回去老实待着你的,别没事给王爷找事,当心你的脑袋。”

    孔质满腹狐疑的退了回去。

    不多时,临水照花二楼上响起女子压抑着的惊呼。

    声音越来越大,到了后来简直就像是在尖叫。

    孔质这才明白明如颜所指的“王爷很开心”是怎么回事,原来他早就看到他们王妃进了楼。

    可是王爷弄出的动静也太大了,王妃的叫喊声差不多持续了半个时辰,断断续续的,到了后面嗓子都哑了。

    王爷,你可悠着点啊。

    折腾了好处。临水照花才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众侍卫的耳朵也遭受了一番“痛苦”的洗礼。

    明如颜吹了吹修剪的精细的指甲,返身上楼伺候。

    沐浴过后,于淼淼懒洋洋的窝在卫九潇的床上,不肯走。

    卫九潇原本是想把她送回后宅的。

    他们还没有成亲,她就跟他住在一起难免会让人说闲话,他本是为她着想,可是看她就像只吃饱的猫咪,满足的赖在他床上时,他忽然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只要他高兴,她满意,管他别人说什么。

    于淼淼睡了一会,被饿醒了。

    闭着眼睛,伸手胡乱的摩挲。

    卫九潇抓住她的手,防止她再惹火。

    “魂魄引路人回来了吗?”卫九潇问。

    于淼淼闭着眼睛摇头,“没呢,可能到哪玩去了吧。”

    卫九潇眉梢扬了扬,忽而转头压住她的唇,强势介入。

    于淼淼哼了声,浑身无力,半点抵抗力都没有。

    “不要了吧。”

    卫九潇不说话,身体重量全都放在她的身上,压过去。

    “我饿了。”于淼淼抗议道。

    “本王这不是在喂你?”卫九潇的情绪好像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王爷……”门外传来明如颜的声音。

    卫九潇动作一滞。

    于淼淼逃脱了他的魔抓,缩进被子里大口喘气。

    “什么事?”卫九潇冷声问,语气明显不悦。

    明如颜在门外道:“宫里来人了。”

    卫九潇迅速起身,随手把袍子披在身上去了外屋。

    明如颜进来帮他更衣。

    于淼淼顿时醒意全无。

    都这个时候了,皇上找卫九潇做什么?

    从他们回来后,卫九潇还没来得及进宫去了,皇上就等不及了。怕是不会有好事。

    于淼淼也披了衣裳下了床,掀了帘子偷看外室。

    明如颜一边麻利的服侍着卫九潇更衣,一边低声道:“尹丞相进宫去了,恐是向皇上说了有关王爷的事,皇上怕是要追问起尹浩南遇害之事。”

    卫九潇冷笑不语。

    他换上的是官服,暗金蟒袍,腰横玉带,头发束起来,戴着金冠。

    卫九潇原本就生的高大威猛,现在再换上这么一身衣裳,更是将他身上特有的压抑与凌厉全都突显出来。

    而且于淼淼注意到他的左臂上重新戴上了玄铁套甲。

    她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总是戴着这么沉的物件,他也不嫌累。

    明明她可以帮他克制住鬼手,为何他还要选择戴着玄铁套甲呢?

    卫九潇注意到她从内室伸头出来,于是先遣退了明如颜。

    “以后要记得先穿好衣裳再出来。”卫九潇教训道,语气却柔和许多,根本不像是在训斥人。

    于淼淼根本就不怕他。

    在她看来,中衣也是衣裳,根本算不上是见不得人。

    她绕着卫九潇转了一圈,笑眯眯的弯着眼睛,“哟,汪爷,你可真帅。”

    卫九潇不动声色的接受了她的恭维。

    相处时间久了,他也知道“帅”的声音是她在夸他。

    “你就这么进宫去,要是在半路上被哪家的姑娘看中了,劫持去了可怎么办。”

    “半夜三更哪来的姑娘家。”卫九潇无奈道,也就只有她才会有这种想法。

    不论他身份再尊贵,也不会有姑娘家看中他的。

    他特意换上鬼手就是要吓唬那些人,时刻让他们畏惧:别来招惹他这个鬼手王爷!

    “我进宫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如果有事本王会派人给你传话,你也不用回后宅了,就待在临水照花这边。”

    于淼淼担心道,“尹丞相会不会为难你?”

    她把丞相儿子的脑袋都切了,丞相怎么可能忍气吞声,就算他找不到证据向皇帝证明是谁杀了他的儿子,于淼淼觉得以他这种人,绝对会做“伪证”,就连太子都想要控制在手中的人,他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你一个人进宫太危险了。”于淼淼扯住他的袍襟。

    “不妨事。”卫九潇安抚道,“你就待在府里,哪也不要去,等本王回来。”

    于淼淼眼珠来回的转,她很想跟他一起去。

    就算卫九潇不能带外人进宫,但是她却可以变成鱼,到时藏在宫中的水池内,就算是宫里的侍卫也发现不了她。

    卫九潇出了门。

    于淼淼急急奔到门口,可还没等她伸手推门,卫九潇突然返身回来,与她险些撞个正道。

    “你……你吓死我了。”于淼淼拍着胸口。

    卫九潇伸手点指着她的脑门,严厉警告:“本王回来之前,你不得离开此处半步,听见没有?”

    “我……”于淼淼心虚不已,“我出去透透气也不行?”

    卫九潇连戳她脑门数下,“别以为本王看不出你的心思,别想变成鱼进宫去,老实待着,别让本王失望。”

    言罢,卫九潇这才重新转身出去。

    于淼淼呆愣在门口,满心懊恼。

    我让你失望了?麻蛋,姐又不是希望工程!

    西亭侯府。

    夜。秋风习习。

    西亭侯于颜杰沉默着,端坐在椅子上。

    在他的对面,坐着他的儿子,于瑛。

    于瑛手里拿着方帕子,时不时低头咳嗽。

    那咳声在夜里显得尤为刺耳,西亭侯止不住的皱眉,然而他却没有开口安抚自己的儿子,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望着门外。

    一旁小厮为于瑛送上茶水,于瑛接过。刚抿了两口又推了杯子开始咳。

    小厮低声道:“世子,时候不早了,您这身子……”

    于瑛强行压抑住咳声摆了摆手。

    就在这时,从门外急急进来一名府里的管事,“侯爷,世子,公主回来了。”

    西亭侯于颜杰看了眼铜壶滴漏,此时已至丑时。

    永清公主在侍女的簇拥下步履从容的自外面经过。

    “请公主进来说话。”于颜杰开口道。

    管事马上出了门,拦住了永清公主。

    永清公主眼中掠过一丝惊讶。

    显然她没想到这么晚了,府里的人都还没睡。

    当她进到客厅时。看到自己的丈夫西亭侯和儿子全都在坐,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这么晚了寻我何事,不如明天再说。”言罢转身要走。

    “母亲。”于瑛开口叫住永清公主。

    永清公主停在门口,返身望向自己的儿子。

    “母亲请留步,我有话想要对母亲说。”

    永清公主有些不耐烦,“有事不能等明天再说吗,我累了。”

    没等于瑛开口,西亭侯于颜杰淡声道:“这么晚了,不知公主去了哪里?”

    永清公主挑衅似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本宫去哪里。无需向你禀报吧。”

    于颜杰垂了眼眸。

    他的妻子是公主,正统的皇室血统,在身份上面,他要低对方一等,就是见了面也要先问安行礼。

    不过……这样的话还是夫妻吗?

    他无声叹了口气。

    “此处不是宫中,母亲就无需那些规矩了吧。”于瑛冷声打断了永清公主的挑衅。

    永清公主傲慢的走到上首位置,优雅的坐下。

    身旁边服侍的侍女马上取来清水与干净帕子,替她擦面,净手。

    于颜杰父子俩默默的看着永清公主摆出公主的架子,他们谁也没有吭声,直到永清公主收拾完毕,端起侍女送上的参茶,于瑛这才重新开口。

    “母亲,我准备把妹妹接回府里来住。”

    永清公主面无表情,“你妹妹早就不在人世了,哪里来的妹妹。”

    于瑛正色道,“我之前已经跟母亲说过了,于淼淼便是我那失踪多年的小妹,就连父亲也见过她。”

    永清公主优雅的喝了口参茶,“既然你父亲想要个女儿,那就把她接进府来好了,反正我们府上也不差一口饭,就算她是个傻子,我们也养得起。”

    于瑛与于颜杰俱是一愣。

    “母亲在说什么,什么傻子?”

    永清公主将茶盏放到桌上,“你们要接回府的那个女孩子,不是个傻子吗?”

    “谁说的?”于瑛惊讶不已,“我前些日子还去过叱幽王府上见过她,她何时傻了,她不过是有些顽皮。而且大胆的有些没边……”

    这次轮到永清公主吃惊了。

    “她没变成傻子?”

    于瑛微微眯起眼睛,“母亲,听您话里的意思,好像一直认为我妹妹是一个痴傻的?”

    永清公主紧蹙双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不可能啊。”她喃喃自语。

    “啪”的一声响,于颜杰重重将手落在了桌案上。

    永清公主斜眼看过去,冷笑,“西亭侯,你这是不高兴了?”

    听着对方的讥讽于颜杰白了脸色,沉默片刻,他忽地叹了口气:“公主,我们和离吧。”

    于瑛以袖掩口轻咳。

    永清公主脸色变了变,“和离?”她忽地咯咯笑起来,清脆的娇笑带着少女的娇憨,若是不知道她真实年纪的,还以为她只是个姑娘家。

    “侯爷,你现在说这个,不觉得太晚了吗?”

    于颜杰沮丧的垂着眸子,“是晚了……不过淼淼还在,只要把她接回来。我便能弥补这几十年来欠她的亲情,此生我再别无所求。”

    永清公主冷笑,“堂堂西亭侯,凤国唯一的驸马爷,就这点能耐?”

    “我原本是什么样的人,公主在嫁过来之前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那你觉得现在跟本宫提出和离,就不亏欠本宫了?”

    于瑛听着父母你一言,我一语,黯然神伤。

    忽地一阵激咳,小厮连忙扶住他。

    “世子。您怎么样了。”

    于瑛嘴角溢出血来,小厮紧张的不行,却被于瑛自己用袖子擦去了。

    “母亲说的对,时辰不早,我有些累了,先告退了。”说罢他在小厮的搀扶下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去。

    永清公主与于颜杰默默的望着他们儿子的背影,谁也没有说上半句安抚的话。

    因为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于瑛的病是怎么得来的。

    这世间,怕是没有什么方法能治得了他的病。

    于瑛能活到现在,已是不易。

    于颜杰苦涩道:“于瑛一心想让他妹妹回来,无非是怕有一日他走了,府中再无人调和着你我的关系,怕这西亭侯府散了。”他扬头望着门外夜色,幽幽长叹,“其实这西亭侯府早就该散了。”

    永清公主冷笑,“既然后悔,当初在先帝赐婚时,你为何不提出来。”

    于颜杰眼底闪过一丝凄楚,“你真当我什么也不知道?”

    “知道什么?”难得的,永清公主的声音里带了些紧张。

    于颜杰转头看向自己的妻子,“我本是不想娶你,非是我看不上你,而是我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你,况且我那时已有了未婚妻,我与她成亲在即,你却向先帝进言,命人暗中杀了她,然后又让先帝赐婚,你做的这一切,我都忍了。”

    “这么多年,不管你如何,我都忍让着,于瑛在宫里中毒,女儿夭折后尸首不见踪影……你可曾为此伤心过一丝一毫,你整日闭关炼制驭魂驱鬼之物,这府里的中馈,你可曾打理过一日?”

    永清公主呆呆的坐在那里,显然是被她丈夫的话惊呆了。

    她从不知道,原来于颜杰全都知道,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于颜杰缓缓站起身,微微佝偻的腰身就像老了好几十岁。

    “永清……我尽力了,我忍的够多了,我不想再跟你相互折磨下去了,我们和离,我什么都不要,你还可以住在这里,只要别再来打扰我……还有女儿……”

    “一个傻掉的女儿你要她何用!”就在于颜杰将要走出门口时,身后永清公主突然大声吼道。

    “她没有傻。”于颜杰一字一顿,“就算淼淼真的是个傻子,我也不会嫌弃她。”

    “为什么,就因为她长的像你吗!”永清公主厉声喝道,她气冲冲站起来,手指死死抓着桌角,“就因为于瑛生的像我,所以你才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本宫说的不对吗!”

    于颜杰在门口停顿了片刻,没有任何解释,跨出门,离去。

    永清公主胸口剧烈起伏,一旁下人全都低着头,谁也不敢说话。

    “啊!”永清公主突然怒声尖叫,将桌子连同上面的茶具全都掀翻在地。

    “公主息怒。”侍女们跪了一地。

    永清公主脖子上青筋凸起,她喘息了好半天才恢复平静,整了整凌乱的衣饰,她重又变回那个仪态优雅,处乱不惊的永清公主。

    在侍女的簇拥下,走出门去。

    回到后宅,永清公主专用的书房内,永清公主只留下了身边贴身服侍的三名侍女。其他人全都遣了出去。

    “去准备符纸,那块玉应该炼制好了,今晚要试试它的威力。”永清公主冷声吩咐。

    “公主?”侍女们面露惊讶之色,“此事太急了吧。”

    永清公主冷冷扫了她们一眼,“就连你们也敢管起本宫的事了?”

    侍女们齐齐低头,“不敢。”

    “那就快去!”

    三名侍女准备好符纸,永清公主来到书架前,按动机关。

    书架退开,她带着三名侍女进入到密道中。

    密室内贴满了符纸,地上描绘着繁复的咒式图案。

    永清公主来到一架丹炉前。撕去上面贴着的符纸。

    炉盖缓缓打开,一枚晶莹如血的美玉出现在她的眼前。

    永清公主伸手将美玉取出,拿在掌心仔细端详。

    血色美玉在烛光下散发着淡淡的血色,忽而折射出淡金色的光辉。

    永清公主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公主,有什么不对吗?”侍女低声询问。

    永清公主再次把玉举起来,透过烛光观察,“你们可有感觉到它上面的气息?”

    那三名侍女显然都是精通驭魂术的,她们凑过来仔细观察。

    “好像……颜色不纯。”

    永清公主眉头蹙的紧紧的。

    引魂血玉本该通体如血,似血色残阳,如殷红鲜血,然而这块玉上面却带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公主,会不会是在炼制时出了错?”

    永清公主摇头,沉默半晌,忽地从腰间将她的玉坠取出,丢在地上的法阵上。

    瞬间,一抹大红的幽影出现在她们面前。

    “公主!”侍女们惊慌失措,“公主,您不会是想用它来试血玉吧?”

    “有何不可?”永清公主高傲的扬起头,“它乃最强的鬼物,为怨灵吞噬无数的鬼物后凝结而成,用它来制做鬼军再适合不过了。”

    “……可,如果失败的话……”

    “住口,本宫何时曾经失败过!”

    三名侍女吓的直哆嗦,谁也不敢吱声。

    永清公主变了脸色。

    其实她曾经失败过一次,最初的炼制便失败了,血玉并没有出现血色,而是淡淡如粉,她只好把它拆分成四块,做成了四枚玉坠,用以保护她的家人。

    家人?

    永清公主脑海中再次掠过西亭侯冷漠无情的话语:公主。咱们和离吧……

    于颜杰,你这个没出息的男人。

    永清公主紧咬牙关。

    红色的幽影渐渐清晰起来,化成一个全身都裹在红衣披风里的阴沉男子。

    他阴森的望着永清公主。

    永清公主将引魂血玉放置在法阵当中,侍女们将手里的符纸丢出去,永清公主双手熟练的结印。

    血玉散发出刺目的殷红光芒。

    霎时间,浓重的鬼气冲天而起,冲破了密室内的法阵,弥漫向书房外。

    侍女们大惊,“公主,鬼气溢出去了!”

    永清公主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血玉。

    鬼气溢出,府里人怕是要死不少,不过西亭侯与于瑛身上都带着血玉碎块制的坠子,鬼气侵扰不到他们。

    至于其他人会死多少,她才不会关心呢。

    就在鬼气四溢之际,一只带着微光的蝴蝶如同幻影般从空中飞落下来,顺着窗户飞进了永清公主的书房……

    叱幽王府,临水照花。

    卫九潇一直都没回来,于淼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原本想唤萌萌出来,让她跟去皇宫打探情况,可是萌萌一直都没有回来。

    真是的。大半夜的,这家伙去哪了。

    她心里正嘀咕着,忽然听到窗外传来熟悉的翅膀拍打声,紧接着一只乌鸦飞了进来。

    于淼淼惊的瞪圆了眼珠子。

    “三……三千!”

    三千鸦尽杀收拢翅膀,身体化成一把黑色的油纸伞。

    伞面张开……从伞里现身出来一个少年。

    于淼淼的心不由得抽紧了。

    恋生杀!

    黑色的兜帽罩在他的头上,遮住了他大半个脸。

    仍是那个熟悉的装扮,仍是那个熟悉的人,然而于淼淼却随手抽出枕头下面压着的匕首。

    那是卫九潇留给她的。

    虽然他觉得她不会用得上,但她还是向他讨要了一把。

    恋生杀掀起兜帽,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眼中熠熠光辉宛如宇宙星辰,望之便会生出眩晕之感。

    于淼淼握紧匕首。

    恋生杀步履从容,向她走过来。

    “站住!”于淼淼吐出两字,“你别过来。”

    恋生杀看到了她手中的匕首。

    雪亮的利刃散发着无情的闪光。

    “萌萌……”

    “拜托,你看清楚点,我是于淼淼。”她挖苦道,“看清楚了,我是于淼淼,于淼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