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听书奇缘 > 第二百五十四回 差异(作者:水洒家)
听书奇缘

《听书奇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五十四回 差异

    那人此时正在全神祭炼,哪成想就是这么一句的平常之语,竟也把此人着实吓得,心胆一颤而面目骤然失色。

    那人还原本以为,这紫水说完此话,定也会偷其不备的,以眼还眼大施手段,可片刻之后不见此人动作起来,这才稍作平复毫不畏惧的呵呵说道。

    “既然道长手段高超,安然无事又来到了这里,且问道了此间先前的动手缘由,那也容晚辈说明几句。

    我虽也明白有些理亏,但我反问一句道长,那修行一途本就是,前人修出的路径,后人行之超之,再去向前探求。

    我踩过了道长的肩头,虽是有些在手段之上并不光彩,但又有什么不对之处吗?

    你难道不也是感应到了什么,才来夺取这层,天地造化的吗?

    而你可得,我亦可得,机缘就此一份,终究谁得?我不算计你,而你便早晚也会算计,排挤于我。

    那与其后果如此,我们还有什么前后的道理可讲?”。

    此人几句话说得虽然太过偏激,但肤浅之间又含一种,紫水辩不过来的修行道理。

    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家,作何回复答语此人,而仅此依旧默默的看着他。

    那人见到紫水一身道家的装扮,心中自是知道此人,也不屑与人强辩,顾也用呵呵一笑的表情,再次接着说道。

    “呵呵…不过现在看来,道长也的确是一位修行上的高人…所以我也倒愿意和道长,多多聊上几句…

    道长,你要知道我为穿过此间的剧毒之雾,而走到这里早已是做足了,多番的准备,甚至是历经了大半年之久。

    而道长居然能凭借一已之身,不加护持的任意往来,难道这些连修行之人,沾之即亡的剧毒,便对你真的没有什么影响?”。

    此时的紫水听之微微一笑的说道,“其实此间之物,并非你想像得那样,我虽也不知道,你在祭炼个什么宝物。

    但只怕是道友曲解了,此中的玄妙,而再去害人,其实…”。

    “不知道!道长高姓大名?”。

    那紫水的后续之话突然,被此人一问打断,转而施以道家之礼的说道。

    “一介散修回天道观,紫水。还未请教道友之名?”

    “呵呵,我叫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谁在乎一个死人,知不知道?”。

    那人说完此话抬手借势一收,而那被祭炼的宝器,一下荧光大放竟在这紧要的关头,被祭炼完成。

    转而被人奸邪一笑的置于,他们两人的中间,欲要越级斩杀了紫水,为宝器开光。

    那紫水这才在心中知道,原来此人是有意和自家攀谈起来,其实是暗做算计,却只为得是多多拖延,这里的好些时辰。

    也好叫那宝器最后的大成时刻,早些到来,可眼下紫水虽是,没有动了杀掉此人的念头。

    可那人却是一门心思,想要除掉自家的不行,这才不由分说的两人,再一次斗在了一处。

    那紫水先前吃过此人的心机之亏,此时接连几下遁闪的回天脚步,与此人拉开咫尺的远近距离。

    历时数枚七星阵眼石盘,应时出手各个在阵脚随即爆破,一时之间那绝卦指,定掌逍遥旗,加持下的阴阳法阵。

    玄妙的诸般手段叫紫水,毫不保留的倾力而出,历时也随着此间的浓雾,被震散而去一座威力绝大的阴阳法阵,就已在这整个的洞中变化打开。

    这可是紫水第一次用上,自家定掌逍遥旗上的手段,它可是把此间,绝卦指在八卦之中异数的衍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甚至是更高的一个层面。

    而由于这墨云诡指和白云兴指的正法,再次加持此间的金氏阴阳禁锢大阵,莫说是此人想来就是,现在的紫水被困在其中。

    如果没有那密宗佛家,大乘涅槃心经之中的,七宝琉璃渡难**,和七苦灵剑七曜齐元的手段。

    那也依旧是无计可施无法脱身。那紫水一瞬之间,手段尽数完成。

    “呼”的一下四周安静下来,正欲暗自放出自家的神识,体会一下加持了,定掌逍遥旗的一层妙处。

    而那被困在此阵中的人物,到底又再作何挣扎,又会施得何种手段,破解化去了自家,先前的阴阳法阵。

    可千般没有想到,万般没有想到,这眼前的一幕居然,故境重施再次上演,那紫水在再次放下的心境之时。

    那人居然还能不受遏制的冲突出来,一时之间此人已经,驾驭着宝器不容闪避的到了,紫水的现实近身眼前。

    而这样的事情那紫水从来,想都不敢想象,也不曾遇到,一时之间竟也乱了心神,至此运出最强大的金丹法力,牢牢的护持足自身而静待变化。

    可哪成想那人祭炼的宝器,竟是一件云锤模样的葫芦,不大不小的正拿捏在,此人的股掌之间,而此时此物被法力激发催化。

    那小小的手指口嘴竟然,吞吐冒出着滚滚的浓烟,一时之间愈发变得弥漫而深重,竟也在还不到一毫一息的功夫,就已把紫水的整个人的身形,尽数罩在其中。

    那紫水此时就感到,这里的模样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且又不知道自家脚下,踩在了何处身在南北的何方。

    就连那自家精纯的法力,都似被隐隐化去失去了光华,融入在了一片无尽的黑暗之处。

    那紫水不敢再做迟疑,依仗着层面之上,高过此人数重之多的威势,强行的调出神门暗锁之中,早已积蓄多时的天地精气。

    历时鼓动着自家的阴阳法力,意欲冲散了此间的黑雾缠绕,再欲做与此人面对面的明眼争斗。

    而其实此间的黑雾占了先机,哪里还能就是这般简单,想来它早已是被此人熔炼了,此间天地剧毒的绿雾,再加以玄妙的手段,生出了变化。

    如此也要强行的冲抵过来,看似无非是想叫高过,自家的修行之人,无法躲避的同时,再与其天地奇毒两两相加,对持相耗而相抗。

    那紫水在瞬息之间也曾想到了,这层的道理这才没有生出,先前的躲避之心,眼下他虽心中知晓,这种奇毒已对自家,起不到了太大的作用。

    可他还是把此事想得太过简单,原来那紫水先天就高于,五行层面的阴阳法力,一经尽数施出,那百般妙地都有所得意的依仗。

    竟居然在眼下面对此间的黑雾,张弛之间毫无效力,而这种无用之功,并不是说紫水的阴阳法力,被它所克所致。

    而却是此间黑雾的变化,居然除了剧毒的手段,还有一种更加,强大的精纯的,甚至可以说是磅礴的阴阳法力。

    以压倒一面的气势更胜一筹,死死的克制着紫水。而那就是像是一个孩子,再与一个大人发狠较力那般。

    他们虽在毫厘之间就可以,明辨区分的胜负已定,大可以叫对方输得心服口服。

    但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因为紫水心中知道,自家这几十年的阴阳功法,阴阳心得走到今天,不知道借助了多少代人的心血,经验的醍醐点拨。

    而那里面的手段莫说是惊天动地,也不为过即便是那同修,阴阳法力的黑白桃符,也不曾和自家在手段之上并驾齐驱。

    可眼下自家更是早就在四道,神门暗锁之中收集了四大天地异数的精气变化,时时积攒为己不时之需,而调用那阴阳的法力。

    更是可想而知它其后的威力,可他一个神识层面的修行之人,又怎么可能收集得来,这样的骇人阴阳法力…

    那紫水此时未料连败此人两次之手,还未想得冤枉明白,竟突然之间在那,滚滚的吞吐黑烟倒卷变化起来。

    而自家的那副身体,居然也随着这股不容抗拒的法力,徐徐颠倒转动褶皱,竟在几个头**替的翻滚过后。

    被黑烟带到了一处,无比闷热的法阵所在,似也在与此同时的隐隐之间,听见了那隔绝而不可视,云雾之墙的后面此人,嘻哈笑着的对其说道。

    “道长,到了里面!你就少一些挣扎,多些安心吧,哈哈…你的金丹法力,我还会善加利用的…真是天赐良机啊…”。

    那人说完此话似是飘渺消失,历时之间此处身下的法阵,启动开来一时之间,这里诸般数不清的金光,同时织就出法力的叠叠一震。

    就像要生生的肢解了紫水一般。这也就是紫水练就了,灵气锁链的十三层锻体功法。

    身体之上的筋骨异常的屈伸顽强,否则就这叫人猝不及防的一下,便足已叫多大数人身守异处了。

    那紫水身上虽是苦不堪言,勉强往下的支撑下去,但心中却是对这里,诸般好坏变幻的机遇,着实忍俊不住的好笑。

    因为他没有到这福祸之机,这般转瞬即逝,自家倒想舍了这一身的法力,好与此人深深的聊上一聊。

    可现在看来这诸般不可思议之事,还要靠自家慢慢的去解开,不过此时要快,想来以这法阵叠加的力道,自家决计是不会撑过一时半刻的。

    此时的紫水心中自有盘算,虽是明知在阴阳法力之上,不及此人一半之多,可这推演卦象一层的阴阳本事。

    自家却又未必会落给旁人,他要是以先前的碾压手段,取了我的性命,我自是毫无反击,可眼下他为了炼化我的法力。

    而把我困在此中这倒也是,在无形之中又给了我一线转机。

    那紫水一面驱用法力,毫无保留的加持法身,而另一面利用自家的神识化念,显现出了一面伏羲卦盘。

    与此之时那绝卦指与定掌逍遥旗,同时拿捏摇动起来,将这里的阵型布置变化,一一的套进此中欲行破解,先行明理的衍化起来。

    片刻之后这一层推演,在紫水胸中成竹的同时,可也把紫水吓了好大一跳。

    因为此地紫水本就来过…而且是再熟悉不过,也可以说它是自家,修行阵法和修行阴阳功法的,真正起源之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