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超级医圣 > 第六百十八章 求助(作者:断桥残雪)
都市超级医圣

《都市超级医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百十八章 求助

    看着葛东旭跟陈书记还有桑省长并排走在一起,一起进了电梯,这一刻,孙云承才真正明白,在葛东旭的眼里,自己彻头彻尾不过只是个跳梁小丑,人家是根本不屑一顾,可笑他还一次次自我感觉良好地贬低嘲讽他,甚至就在刚才还摇下车窗,故意瞟了他身下的自行车一眼。

    葛东旭等人走了,大堂里静悄悄一片。

    好一会儿,于副厅长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看向方挺,一副惊魂不定地问道:“方主任,刚才那人……”

    “于厅长,有些事情看到就行了,问多了反倒不好,我们还是去包厢谈谈金山县教育资金困难的事情吧。”方挺说道。

    于副厅长官当这么大,自然是聪明人,立马明白过来葛东旭这等人物,不是他应该能谈论的,立马连连点头道:“方主任说的是,说的是,我们还是去包厢谈金山县教育的事情。”

    薛量闻言这才惊醒过来,急忙叫上芦铭,然后对方挺和于副厅长说道:“方主任,于厅长,楼上请。”

    至于孙云承,薛量这时哪还会再去搭理他。

    方挺和于副厅长点点头,然后特意对芦铭说道:“芦局长也请吧。”

    要是换成之前方挺和于副厅长这般对芦铭,薛量肯定要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如今却觉得再正常不过。

    于是四人便一起朝电梯走去,谁也没提起孙云承,仿若彻底把他忘了一般。

    孙云承孤零零地站在大堂里,有一种想放声大哭的冲动。

    曾经,他是多么的风光,多么的意气奋发。

    尤其回到金山县,那更是有一种荣归故里,衣锦还乡的春风得意,县领导都要亲自设宴请他,敬他酒。

    可现在呢,就连金山县的副县长薛量都敢直接无视他的存在了。

    孙云承孤零零在大堂里站了一会儿,眼看芦铭等人快要到电梯门口,突然间他咬咬牙,快步追了上去。

    见孙云承追上来,薛量和于副厅长都微微皱了皱眉头,眼中明显流露出不齿之色。

    倒是芦铭和方挺表情都比较复杂。

    “方主任,这件事,您,您一定要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孙云承追上后,看着方挺哀求道。

    “刚才我就提醒过你,但你却没听进去。现在你要我帮你,刚才那一幕你也看到了,你说说看,我怎么帮你?再说了,不是我说你呀孙云承,葛主任的人我是接触过几次的,我是了解他为人的,你竟然跟他都能结怨,我真是不得不怀疑你是怎么做事情的?”方挺看着孙云承,想起这些年他逢年过节都去拜访自己的父母亲,也来省城拜访自己,心情颇为复杂。

    “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听信我儿子的话,以至于误会了葛主任,跟他起了冲突,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我儿子,方主任,您一定要帮帮我呀。”孙云承连连道。

    见孙云承一副可怜的样子,芦铭本来在痛快之余还起了那么一丝不忍之心,不过听到孙云承这番话,芦铭那丝不忍之心便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了现在,竟然还想借儿子来开脱,还没真正正视自己的错误,芦铭对孙云承这个人的人品已经彻底失望。

    “真只是你儿子的事情?”方挺问道。

    孙云承支支吾吾了起来。

    “你自己想办法吧!”方挺可是省长身边的秘书,那察言观色,洞察人心的本事自然不是普通人能比的,见孙云承那样子,立马脸色一沉,道。

    开玩笑,都到了这个时候,你孙云承还敢存侥幸的心里,真以为葛主任是好惹的啊?真以为他方挺是省长秘书就能在葛主任面前说得上话啊?

    说完,方挺等人便进了电梯,然后电梯的门缓缓关了起来,把孙云承关在了门外。

    “这个孙云承!”电梯里,方挺摇头感叹。

    于副厅长等人见方挺摇头感叹,自然也难免要感叹。

    感叹中,电梯到了三楼餐厅。

    四人出了电梯,在服务员的领路下去了包厢。

    “芦局长,你应该清楚孙云承跟葛主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能说说吗?”在包厢里落座后,方挺终究还是有些顾念以前跟孙云承那点人情来往,开口问道。

    “说起来,孙云承跟葛主任起冲突,跟我还有我家儿子也是有很大关系的……”芦铭犹豫了下,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包括孙云承之前在学校里向老师告状的事情。

    两人关系闹到今天这般境地,芦铭自然不可能再为孙云承隐瞒或者说好话。

    “这个孙云承!真没想到他平时在我面前一言一行都很是正派谦逊,没想到在别人面前却又是这般张扬跋扈,睚眦必报的做派。”方挺闻言不禁大为恼火。

    “刚才方主任和于厅长没来的时候,我们在大堂里芦局长主动伸手跟孙云承打招呼,他愣是直接当没看到!”薛量见方挺对孙云承大为恼火,想起那家伙之前不念家乡情,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

    方挺听了脸色自然又是难看了一分。

    “都过去了,再提这些也没意思。”芦铭摆摆手道。

    “对,对,不提这个孙云承。方主任,我敬您一杯,感谢您……”芦铭这一说,薛量醒悟过来今晚的重心可不是孙云承而是金山县教育资金的事情,立马端起杯子道。

    “薛量同志,我要批评你了,今晚的主角是于厅长,我跟你们一样都是为了金山县教育事情奔波的金山人,你应该先敬于厅长。”方挺笑道。

    薛量微微一愣,然后急忙笑道:“对,对,方主任今晚也是主人,是我的错,我先自罚一杯。”

    说着薛量就果真自罚了一杯。

    “我说方主任,你这事情做得不地道啊。你这是拐着弯我说这个教育厅领导工作没做到位,连你这个省长秘书都要亲自出动奔波。说吧,金山县那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需要我们厅里出多少资金帮助?”于副厅长见薛量自罚了一杯,又紧跟着敬了他一杯,苦笑着道。

    今晚不说于厅长出面,单单芦铭出面,于副厅长无论如何都得重视起金山县教育的事情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