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不是巫师是厨师 > 第三百零二章 练炁场 (下)(作者:老三煮江)
我不是巫师是厨师

《我不是巫师是厨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零二章 练炁场 (下)

    上午,盘二狗陪柳筠去了茶场。看到跑虎岭那一大片新承包的茶山,柳筠明白了老三的焦虑。但她不清楚他怎么就野心勃勃了。

    谷底传来溪水流淌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山鹊的“唧唧喳喳”声,极为幽静。举目望去,那一片山连绵起伏,山间的树叶有些已经红了,那应该是枫树的叶子。

    “种植药材,只要管理得好,种出高品质的药材,是稳赚不赔的。”盘二狗解释,“政府有补贴。”

    “这个我知道。但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拿下跑虎岭?”柳筠还是有看法。

    “这不,我们都没什么经验,再加上资金也有限。三哥是想边摸索边扩大。”盘二狗心里嘀咕,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们就那么点家当,全砸进去了,要是再发生前几年冰灾那种倒霉事,我们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想想都后怕。

    山风徐徐地吹拂着树梢,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柳筠嘴角挂起一丝讥笑,“现在,怎么又回心转意了?”

    “跑虎岭这片山,现在拿下来便宜了三成。”盘二狗交底。

    “你们利用了什么关系?”柳筠总算听出了一点眉目。

    “我们前面拿的山是泽子坪的,那好说。盘师公一句话,谁还敢胡乱抬价?”盘二狗将个中奥妙简单说了,“跑虎岭是李家村的,盘李两家历来不和,明争暗斗几百年,虽然这些年有所好转。但还没好到亲如一家的地步。”

    柳筠还是不明白,“那为什么现在……”

    盘二狗嘻嘻一笑,“你难道不清楚我三哥是有福之人吗?”

    柳筠心里暗骂:福不福我不清楚,但我清楚那就是个小混蛋!

    盘二狗见她脸色不好,没敢多啰嗦,看四下无人,凑近了悄悄道:“早些天,我们帮了李家村一个大忙,让他们欠下我们一个天大的人情。”

    柳筠很是吃惊:果然又跟那小混蛋有关?

    她虽然远在省城,却非常关注莽山的动静。跑虎岭发掘古墓这么大的事她自然会知道,也听到一些小道消息,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事会跟老三扯上干系。

    柳筠饶有兴致地死死盯着盘二狗不放,他没办法,只得往下说:“盗墓贼是我们发现的,消息也是我们传给李家村的。这事,知道的人没几个,你可要守口如瓶啊!”

    是这样啊,难怪!柳筠听了啼笑皆非。

    那小混蛋究竟是有福之人还是招祸的家伙,真是一言难尽。反正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总能莫名其妙让他接盘。

    柳筠看着脚边一丛兰花,那兰花开得特别好,条形的叶儿翠绿翠绿的,浅蓝色的花瓣散发出清香,让人觉得静谧和安详。有个问题让她一时想不明白,她指着跑虎岭那座正在修缮的古墓,“为什么,当时你们不插一竿子?”

    “三哥说,坟墓有晦气,伤人败命,那些阴财千万别沾手。”盘二狗对老三的话是深信不疑,“俗话说,血汗钱万万年,冤枉钱过不得年!”

    柳筠震撼了,不禁对盘二狗刮目相看。老三对古墓杯弓蛇影她能理解,盘二狗居然能随之对古墓的横财如此淡然,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内心!

    想起那小混蛋一会儿木讷一会儿油滑的嘴脸,柳筠有点失神,心里拿不定主意,以后是要疏远他还是要走近他?

    钻塔高高耸立,那可以把人的心磨出苦汁的旋转声无始无终。设备运转正常,工作进度也顺利,老三在钻台上注视各种各样的仪表,一丝不苟的样子与他平时判若两人。

    他今天值班,所以没有陪柳筠去视察。

    外面又传来老钱独步天下的叫骂声,声音依然是高亢激昂。他瞪着一对老眼像一匹受伤的野狼在营地游荡,逮住谁就黄口黄牙的把谁骂个体无完肤。

    已经接近完钻,老三测量了转盘每分钟的旋转次数,打完这根钻杆,估计还要半小时。他抹了抹头上的汗,端起放在工具铁柜上的半杯冷茶,“咕咚咕咚”猛灌了一大口。

    想想外面被骂得灰头土脸的小胖,本性善良的他忍俊不住笑了。比照著名广告词的传播效应,他相信在这仅有鸟爱拉屎的荒郊野岭,骂骂,更健康!

    嘿嘿,老头子现在腿脚不好,否则就不是这风格。想当初,我第一次上班时,他跟我讲作业纪律不准玩手机,强调说“小寡妇死了儿子——绝了念头!”我还没琢磨透这话的含义,就被他踹了一脚。

    老三绕钻井看了一圈,又闭目仔细聆听了一会,这才上了钻台。半小时后,他关了钻机……

    五点半准时下班。老三冲了澡换衣服下山了。柳筠已开车等在山下。

    “我看了几座药山,很不错。”柳筠等老三系了安全带才动车,“这个规模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你改变了初衷?”她换了一件黑白条纹的一字领t恤,依然是那般靓丽,恰到好处的眼影,美眸流转间,轻熟女韵味散于无形之间。

    “我感到有许多眼睛在背后盯着我。要想保存好秘方,最好的办法是让它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老三说。

    “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想法很奇特。”柳筠嘴角挂着轻笑,“不过,这样正合我意。”

    “药酒厂的事都交给你了。”老三快刀斩乱麻,“盘二狗百分之十,我妹妹那边百分之四十一,你百分之四十九。怎么样?”

    “成交。”柳筠爽朗地笑了。这下赚大了!

    老三掏出一张纸递过去,“这是秘方。收好了!”

    “啊!”柳筠吃惊地把车停下,难以置信地接过秘方。就这么随随便便给了秘方!

    “我相信你!”老三把身子往后一靠,“我眯一下。”在轰隆隆的钻台工作了一天,他疲乏了。

    美色当前,你还敢打瞌睡,看我怎么收拾你?柳筠恨得牙痒痒,赌气地猛一踩油门,车子陡然窜了出去。

    老三身体往后一仰,手一晃慌忙想去抓稳什么,左手抓到一块鼓鼓囊囊的东西,软软的……他睁开眼,自己抓到的居然是柳筠胸上的……

    柳筠叫了一声,脸红得像是要滴血,她不知是羞愧还是恼怒,一个急刹车,车身横了起来,一头滑向路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