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天地微尘传 > 第470章 心头沉重(作者:水真好喝)
天地微尘传

《天地微尘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470章 心头沉重

    手下仍不怠慢,依然凌空下击。

    两柄长剑反荡回来的力道噗噗两声斩入了两人刚刚滚开的空地之上,但紧接着两人还没做下一个动作的时候,采石左右两手的两只匕首已经分击而下,带着凌厉的劲风。

    地上的两人在躲闪着两次惊险的时候,根本还没有意识去躲闪第三次惊险,第三次惊险便这样突如其来的来临了。

    王遥只感觉侧脸发寒,眼前匕首光亮闪动,这次却是无论如何也躲不了了。

    正在这危急关头,忽然当空一道白光闪烁,重重地击在了采石的右侧腰部,采石啊的一声,只觉得右腰巨痛,下意识地身子一滚,当即滚开有五尺多远,这时身侧身侧哗地一下,又有一道白光闪烁。

    王遥和樊夫人逃过此击,吓得汗都出来了,连忙站起身来。

    这时只见他们不远处已多了一个人。

    来人是个青年人,身穿长袍,肩背长剑,双目炯然,双手成抱圆式,此时正连环不断地从双掌间发出白色的光线来,打向采石。

    王遥看了过去,却是认得此人。

    屈大或。

    善水门的屈大或。

    浮寿山与荆吉门的一战,善水门几乎全军覆没,当然,除了这个屈大或逃出来。

    那一战,连宗师栾若冲也死了,并且还赔上了法宝梵天印。

    屈大或一个人灰溜溜地逃回了九老山,汇报了浮寿山的情形,九老山震怒,

    此时只有善天门宗师若缺子与善地门宗师吴成子两大宗师在,其他三门的宗师中善渊门宗师昆成子大病未愈,一直闭关修养;善炉门宗师无名子因为弟子沈灿若偷盗七件法宝的事情,一直自我面壁反思着,虽然七件法宝已经追回,但时日未到,无名子还未出来;善水门的惟一幸存者,屈大或,其他门的宗师们悲痛之余真的不知怎么处理此事。

    难道让他执掌善水门?

    此次下山,九老山的一门殒落,这不但是奇耻大辱,也是一道严厉的警告。

    再万万不能让各门的宗师亲履险地了。

    他们看着一直跪在地上悲痛欲绝的屈大或,心里悲痛之余,真不知该如何安置他。

    按理说,善水门一门精英尽数殒落,只留下了屈大或一个人,本因让屈大或接任善水门宗师一职才行,不但延续了善水门,也使善水门不至于真的殒落。

    但真的让屈大或接任吗?

    几大宗师却又犹豫了。

    论辈分,屈大或当然没有,他不过是善水门宗师栾若冲的首弟子;论资历,屈大或更是没有。

    若缺子与吴成子高高而坐,看着跪在下面,遥远和渺小的屈大或。

    整个大殿中一声也无,静的连跟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两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

    这绝不可能的。

    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善水门全军覆没,为什么屈大或一个人回来了?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隐情呢。

    若缺子是个枯瘦的老头,长眉尖脸,说话也急匆匆的,这时一双寒光盯着屈大或道:“你刚才说你是驾一字诀才得以逃生的?”

    屈大或不敢抬头,面对着这已回答好几遍的问题,心里莫名的有委屈生出来,但他还是恭恭敬敬地道:“是。”

    若缺子点了点头,向身旁的吴成子看了一眼,吴成子是个中年模样的人,身材微微发福,看起来气色很好,吴成子没说什么,面色平和,凝目望着屈大或道:“你先下去吧。”

    声音平和,看不出有什么意味来。

    屈大或道声:“是”,叩了个头,慢慢地退了出去。

    待屈大或的身影隐没,吴成子才开口道:“屈大或这件事处置的既不能轻了,也不能重了。”

    若缺子看他一眼,咧嘴一笑,脸上皱纹横生,道:“既然这样,眼下掌教不在,咱们处理的稍有偏颇,不免引起他人的不满,还是等掌教回来再说吧。”

    吴成子微微摇头而笑,“掌教云游都已五年不返,要等到何时?”

    若缺子哼了一声,声音也变得严厉起来,道:“那你自己主张吧,可不要搭上我善天门。”

    说着拂袖而起,急匆匆地出去了。

    吴成子看着他枯瘦而略显佝偻的身子,脸上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仿佛他早已习惯了这些似的,懒洋洋地站起来,竟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如今九老山人才凋零,渐有颓废之势,而各门又经历着种种的磨难,掌教又常年不在,山中事务本来是各门的宗师商议定夺,但因种种原因,参与事务的却只有善天门与善地门两大宗师,但他两人往往意见相左,所以遇到什么事情总是达不成同样的意见,以至于山中有什么大事总是迟疑难决,或者是一拖再拖,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善天门宗师若缺子性格执拗,有些顽固不化,上次带领十大弟子以传道为名,下山擒拿沈灿若,没想到却是徒劳无功,本来就生着一肚子的气,后来善水门竟然完璧无损地收回了七件法宝,这更让他恼羞成怒,自己多时办不好的事情,被别人轻易地办到了,这不是显得自己无能吗?除了回去将门下弟子大大训斥一番外,也只能是自己气的暴跳如雷了,这次善水门损失殆尽,他虽然气愤善水门,但毕竟是一家,这个消息传来,更是悲痛气恼一齐来到,连连发了几天的脾气。

    善水门屈大或独自一人逃回来的时候,他恨不得手刃屈大或,怎么都死了,就你一个人活着,你还有脸活着吗?

    气愤归气愤,这些话还是不能往明处说的,只有自己肚子里发一回狠,在处理屈大或这件事情上,他本来是想着该重重才是,没想到吴成子说既不能轻也不能重,这明明是模棱两可的话,他一怒之下,甩袖而去。

    吴成子又总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模样,而且脾气还是很好,从不见生气,这时见自己的意见不能与若缺子一致,也不怎样的在意。

    屈大或这件事都被这样搁置下来了,没有人再问起他。

    九老山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屈大或每天独来独往,在九老山上,他仿佛成了异类。

    望着同门空空的房间,他的心头很沉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