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豪门盛婚:酷总裁的独家溺爱 > 豪门盛婚2570
打开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豪门盛婚257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数据在整理中,请期待

秦小亚被逼得后退两步,面前这人让她感觉有点陌生。

“小姐。”保镖打包好一份虾饺。

叶水墨接过,“你说张晓辉喜不喜欢吃虾饺?”

“你要做什么?”秦小亚惊,想上前,却被一干保镖拦住。

叶水墨笑笑,“我只是要请他吃虾饺而已。”

秦小亚心里有些慌,光是叶水墨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到这里就让她觉得有种被人偷窥的不安。

她想坐车回东江市,却被告知身份证已经申请冻结。

“怎么可能会被申请冻结,我来的时候还用身份证进的高铁,是不是弄错了。”

工作人员又核实了一下,还是一样的结果。

背后不少人正在抱怨,她只好暂时让开,心里却更加不安,是不是她搞得鬼?

身份证冻结,意味着买不了车票,哪里都去不了,这就是她的计划么?让她哪里都去不了?

正规动车坐不了她只好在车站坐四处可见的私家车,这些车子都是私家轿车,不用身份证。

她在车上给王飞飞打了电话,“你要帮我解决这件事。”

“叶水墨做的?不可能的。”王飞飞不怎么信,当初她把人都欺负成那样了,可对方也没做出什么特别狠的报复事件。

“真的就是她,我没有说谎,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导致我身份证冻结了,我需要身份证,件事最后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我知道了,这件事会帮你,不过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她生气的话你就让让她,反正她这种女人你让她发泄过了就没事了。”

秦小亚心想凭什么让她?就凭她有钱有势力?如果当初要让的话,她就不会做这么多事了。

好不容易回到东江市,刚下私家车,立刻就有人围上来。

见到这些西装笔挺的人,她觉得有些不对劲。

“小姐等你很久了。”

秦小亚心惊,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安装了什么监控摄像头,不然为什么她走到哪里对方都知道。

“小姐等你很久了。”那人又再重复一遍。

“我不想走,你们要是敢强迫我,我也不怕,难不成这整个东江市都是你们叶家的人不成!”秦小亚紧张的看着不远处的交警,如果这些人真的要强制下手的话,那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保镖递给她一支笔,秦小亚一惊,这支笔是她送给张晓辉的,现在应该放在张晓辉的骨灰旁才是,怎么会在这里。

“小姐在等你。”

她咬牙,心里恨得不行,如果叶水墨真的敢伤害张晓辉的骨灰,她不会原谅的。

车子一路开到郊区,停在放骨灰的寺庙,当初张家父母最后还是决定让张晓辉的骨灰放在这里给香火供着赎罪,总比放在家里要好。

看到叶水墨手里抱着的骨灰盒,秦小亚紧张得音调都在变,“别!”

“你知道我的底线是什么,我也知道你的底线是什么,可是为什么呢,你偏偏要触碰我的底线?”

“不会了,那种事不会再发生,再者说他的心都在你这里,我那一次没有什么意义不是吗?”

“没有意义?”叶水墨恨恨道:“难道事到如今,你还觉得这一切没有意义?如果你不是我的好朋友,那自然没有意义,因为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陌生人而已,而且我也不认为他会那么轻松被一个陌生人所迷惑。

因为你,你利用了和我是朋友的漏洞,低看了我,以为我不会反击,所以一而在再而三的让我痛苦,以平衡你的痛苦。

你在嫉妒,嫉妒所有人都过得比你好,所以你也不分青红皂白的想要让我也痛苦,你做到了,他是我的唯一,你曾经也是,如果不是这件事,甚至你让我毁容我都不打算怪你。”

“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说什么我让你毁容,其实你就是进去救叶淼的吧!别把一切过错都怪在我身上,以显示自己的无辜。”

两人同样气喘吁吁的,都不肯认输的看着对方。

“你说我为了救他?呵呵,我真是自作多情。”叶水墨彻底伤了心,招手,“拿过来。”

保镖把张晓辉的骨灰盒递过去,秦小亚要夺,但是始终近不了叶水墨的身。

叶水墨让保镖把人带到洗手间,似乎已经意识到她要做什么,秦小亚神色慌张。

打开骨灰盖的时候,她哀叫不已,“不要,别这么侮辱他。”

“侮辱?在你做那些事的时候如果多想想,那么他就不会受到那些侮辱了。”叶水墨抓过一把骨灰撒进马桶里。

“叶水墨!”秦小亚咆哮,哭泣,含着眼泪愤恨的看着她。

很快,叶水墨把一整个骨灰都倒干净,按下冲水按钮,骨灰随着水声被冲干净。

秦小亚跪在地上哭泣,恨叶水墨,恨她居然连最后的念想都不愿意给她,甚至让张晓辉以这样的形式离开这个世界。

“叶水墨!我恨你,我恨你!”

叶水墨扭头,“到底应该谁恨谁,你恨我,我又该恨谁。无端的承受了你所遭遇的不幸,我最爱的人也被你欺骗,难道这些还不足够我报复你的吗。”

她直径往外走,不去理会身后人的哭声,难过又怎么样,难道这世界上有后悔药吃吗?之前那么宠溺她,所以早就了现在的局面,她也有错。

别墅,南宫尚缠着叶淼,虽然说他也是男人,觉得这很平常,不过看自己好友求婚没戏了,也得同情的来看几眼。

两人刚进家门,叶水墨便起身,“回来了?”

“噶?”叶淼和南宫尚都有些愣怔。

南宫尚先回过神笑着打招呼,还没脱鞋就被叶淼拎着后领子丢出门外。

“今天没空。”

“喂喂,刚才在车上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我走可以,把答应给我的红酒拿过来啊。”

不顾门外喊声,叶淼咳嗽声走进来,“抱歉,不知道你要回来,吃饭了吗?”

“嗯。”叶水墨应了声,“出汗了吧,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刚转身就被抱住,叶淼埋首于她颈部,“是我的问题,不应该喝醉,不应该让她有机可乘,对不起,让你伤心。”

叶水墨转身更加热切的吻着他,两人滑向沙发,但就当身上的衣服要被除尽的时候,她却想起叶秦小亚。

其他陌生女人她会气,但是一旦对方是秦小亚,一想到自己曾经的好朋友和男朋友如此这般。

“不行!”

叶淼被她推开,跌下沙发,后脑也磕到茶几。

叶水墨跑回房间,躲进被窝里,听见开门声,又把被单裹得更紧些。

背部被轻轻抚摸,她蜷缩着不肯露出面容,刚才那种抗拒是发自内心的,她真的没办法,从心里觉得恶心。

“我知道的,都知道。”叶淼温柔而歉意,“今夜就抱着你好吗?只要抱着你。”

床垫下陷,身体陷入温暖的怀抱,叶水墨弓着背,贴着温暖的胸膛,她却睡不着。

不可否认,她并不恨恋人,毕竟这些是秦小亚的计谋,他也是受害者,但是不恨不意味着就能够坦然接受,她的身体无法再对"qing ren"间亲密的行为做出好的反应。

她以为会失眠的,但在他的怀里,却还是一夜无梦。

次日,她睡得很晚,床边被单已经凉了,她想起昨夜忽然变冷的气氛,叹气,再怎么说,直接把人推开,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吃完早餐,在家里呆着没事,她想回到干妈家,因为想着昨晚的事,直到出门被不少人看才忽然意识到今天没戴口罩喝帽子,就这么出来了。

她赶紧跑到药店买了口罩,迎着药店工作人员同情的目光,她有些不开心。

拦车回到家里,家里乱糟糟的,空啤酒瓶,女人的内衣,还有外卖都随便放着,似乎只要她一不在,干妈就会把生活过得一团糟。

之前干妈说过,等到求婚后便可以搬走,但是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淼,还是在这里多住一会吧。

手机响,她拿起,翻开一看,不其然又看见那些诅咒。

“叶水墨,你不得好死,一定会下地狱的!”

“叶水墨,你晚上睡得着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管关心上的内容,她开始收拾沙发上的垃圾,眼泪却一滴一滴的往下砸。

“哭什么,哭是最没用的人拿来自我安慰的。”傲雪听见声音才开门,结果刚好撞见。

“抱歉。”叶水墨低头走进房间,关了门才发现手机没拿,又出来,“干妈,你怎么能看我手机。”

“真没用,被骂了就给我骂回去,不然就没资格哭。”

叶水颓丧的坐在沙发上,她不像干妈,能够傲慢的和世界为敌,说到底她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而已。

“水墨,听我说,你不是普通人,你之所以觉得活得普通,是因为你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在叶家的掌握下。

你活在叶家的阴影里,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叶家给的,哪怕老夫人留给你的遗产,都是叶家的,也正是这样,所以你才不肯用叶家的钱不是吗?

干妈懂你,要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首先你要挣大钱,而且这些钱还不能依靠叶家所得,这样你才有话语权。”

傲雪一步一步的逼近,“我不是叶家人,也不准备直接把我的财富给你,因为那样的赠与没有任何意义。来吧,到我身边来,我将我的事业一点点的交给你,到时候你就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人,你有这个潜质。”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小说 添加书签 书架